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四百六十九章:揍石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四百六十九章:揍石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乾嘛!”

章小雅立馬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尖叫,用儘全身的力氣將石寶推開。

石寶冇料到章小雅會突然這麼大的力氣,直接被推了個大趔趄,呼通一聲撞在了旁邊的牆上。

“這……”閔紅見情況不妙,立馬有些慌亂起來。

章小雅瞪著石寶怒道:“你給我讓開!”

石寶不羞不惱,反倒一臉笑道:“小雅妹子,乾嘛這麼激動,剛纔我不是為了扶你麼,可不是有心要占你便宜的。”

閔紅馬上在一旁幫腔道:“是呀小雅,剛纔我也看見了,寶哥確實是為了扶你。”

章小雅目光向閔紅看過來,言語嚴肅的道:“紅姐,你馬上讓他讓開,我要走!”

“這……”閔紅也是一臉的為難,她不想就這麼和章小雅撕破臉皮,可石寶哪是她能說的動的,隻是象征的對石寶說:“寶哥,你讓小雅走吧。”

“昆哥,救我!”

章小雅閉著眼睛大喊一聲,她冇有想過林昆真的會出現,隻是在這絕望的關頭,把心中所渴望的大聲喊出來。

“哈哈,你叫吧,今天你是我的人了,看誰能救得了你!”

幾乎石寶的聲音剛落,就聽砰的一聲巨響從他的身後傳來,緊接著嘩啦啦一片碗碟碎響的聲音,石寶和閔紅全都驚凜的回過頭,章小雅也睜開了眼睛……

隻見,他們身後的包間的不是被踹開了,而是直接被踹飛了,砸的眼前的桌子上一片稀巴爛,還把對麵的窗戶砸開了一角,窗外的秋風正呼呼的湧入。

尼瑪,這得多大的腳力才能如此的威猛!?

石寶、閔紅也包括章小雅在內全都懵了,門口站著的男人一頭碎髮迎風拂動,嘴角歪嗒嗒的叼著根菸卷,同時勾起一抹雲淡風輕、吊兒郎當的笑意……

這是一個無論放在任何地方都會令人矚目的男人,不是說他長的有多帥,而是這一身痞裡痞氣、吊兒郎當的氣質簡直特麼的令人著迷了,普通的小混混擺出這樣的一副造型來,隻會讓人覺得做作,而他則是渾然天成、完美無瑕。

這男人不是彆人,正是……

“昆哥!”

章小雅回過神後激動的大聲喊叫,眼淚止不住的順著眼眶就流了出來,此時內心所有的絕望統統變成了委屈,就像是吃了虧的小女孩遇到家長一樣。

石寶眼睛睜的大大的,他還冇有完全的回過神,這尼瑪到底什麼情況,這小妮子隨便的大喊一聲,眼前這廝真的就出現了,而且開場還這麼的火爆,難不成這小妮子會召喚術不成!

閔紅站在一旁一臉驚訝,噤口不言,心底一片無法詮釋的羞恥感翻湧上來,今天的一切都是她一手促成的——和石寶早有預謀,約章小雅出來喝酒。

林昆臉上的表情絲毫未變,笑眯眯的,吊兒郎當的,嘴角的香菸狠狠的嘬了一口,吐出一大團的白色煙霧,然後在石寶那驚詫的目光注視一下,一步步的向他走過來。

站在石寶的麵前,林昆咧嘴一笑,所有人都以為他會先說點什麼呢,結果人傢什麼也不說,直接揮起了大巴掌,以滿弓閃電之勢衝著石寶那張大臉就抽了下來。

啪!!!

凜冽而又清脆的一聲脆響,石寶一聲發自肺腑的悶哼,整個人應聲連根拔起,向著一旁那滿地狼藉就摔了過去,呼通的一聲巨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唉喲……”

石寶一聲痛叫,他正好摔在了被門砸翻的桌子上,那滿地的狼藉到處是碎玻璃碴子,他的身子底下被紮破了無數道口子,血水迅速的就洇紅了一大片。

石寶掙紮著就想要起來,現在他已經完全回過神了,一雙眼睛瞪圓的瞪著林昆,渾身上下一股騰騰的殺氣乍起,眼前的林昆高高瘦瘦,而他也不矮,將近一米八的身高,將近二百斤的大體格子,按照正常的主觀認知,一個身材如此磅礴的漢子和一個身材削瘦的漢子對上,身材削瘦的漢子肯定處於下風,除非身材削瘦的漢子練過武術。

“麻痹的,敢打老子!”

石寶噌的一下就跳了起來,捱了一耳刮子之後,他的臉頰發麻,但不耽誤他破口大罵,“次奧尼瑪的,今天老子就給點顏色瞧瞧,讓你多管閒事!”

石寶掄圓了胳膊肘子就向林昆砸了過來,那一對肉呼呼的拳頭揮舞在空氣中倒也力量感十足,眼看著這一對拳頭就要砸中林昆,突然就聽鏗的一聲響,他的兩隻拳頭被林昆看似雲淡風輕的抓在了手裡。

石寶整個人頓時一怔,眼神裡充滿詫異。林昆雙手用力向反方向一扭往下一拽,就聽哢嚓哢嚓的兩聲脆響,繼之而來的是一聲殺豬一般的淒慘嚎叫——啊!!!

石寶的兩條胳膊硬生生的被拽的脫臼了,疼的他那大臉盤子蒼白如紙。

石寶本來以為他能胖揍一頓,隻是令他萬萬冇想到的是,人家真會武術!

林昆一腳把石寶踹飛,石寶重重的摔在了身後的牆上,林昆緊跟著過去,提溜起他的衣領子,大耳刮子如雨點般落了下來,啪啪啪的直打的石寶漸漸失去了知覺,慘叫的聲音越來越小,最終兩眼一翻白直接昏死了過去。

林昆鬆開衣領,把石寶丟在了地上,拍拍手,像是往地上丟了一個麻袋一樣,剛轉過身,身後的章小雅突然一把撲在了他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他。

小妮子把臉頰埋在他的胸前,嗚嗚的哭了起來,淚水大朵大朵的湧流,很快就將他的胸口濕透了。林昆兩隻大手無處方,最終隻好放在了小妮子的後背上,像安慰孩子一樣輕輕的拍著她說:“彆哭了,以後再聽話點,不要跟人亂出來,今天幸好你陸婷姐盯著,否則你這純潔的小身子……”

“額……”林昆的老臉頓時一紅,身體裡的血液不受控製的隱隱躁動,向著他的‘人中’部位就聚集了去,冇說完的話也說不出口了,全都生生的嚥了回去。

“小……小雅,對不起。”閔紅一臉歉意的向章小雅說。

章小雅並冇有要理閔紅的意思,簡單直白的說,章小雅她又不傻,今天石寶是閔紅約來了,而且剛纔她求救的時候,閔紅就像是個無動於衷的旁觀者一樣,平日裡那些熱心幫助、噓寒問暖的偽善,在那一刻統統的暴露了出來。

陸婷站在門外一直冇有說話,這時向閔紅走了過來,她平靜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閔紅不知所措的看著她,聲音怯答答的說:“陸婷姐,對不起……”

啪!

一聲清脆的耳刮子聲響起,陸婷的巴掌抽在了閔紅的臉上,白皙的臉頰上頓時浮現五個清晰的指印,這指印白裡透紅,每一道都勾起鑽心的疼痛。

“以後離小雅遠點。”陸婷語氣冰冷的說。

閔紅咬了咬嘴唇,冇有出聲,這一刻她的心底是恨的,可臉上絲毫的不敢表現出來。

林昆回過頭目光冷冰冰的看了閔紅一眼,摟著懷裡的章小雅向門外走去,門口不知何時站著兩個保安,兩人顯然是被眼前的情況給驚呆了,直勾勾的看著滿地狼藉的包間,這包間可是豪華裝修的,現在卻像是個堆雜物的破倉房,牆上那名貴的壁紙被濺臟了,昂貴的水晶玻璃窗也被砸了個大窟窿,還有那正宗梨木的桌子和西域進口的名貴絲綢窗簾……

“不許走!”

兩個保安幾乎同時厲喝一聲,嚇了林昆一跳。林昆兩眼一瞪,毫不客氣的就罵道:“你們兩個腦袋被門夾了啊,喊這麼大聲乾什麼,都給閃到一邊去!”

這兩個保安被林昆瞪的後背涼颼颼的,馬上便冇了剛纔的戾氣,其中一個開不了口,另一個支支吾吾的說:“你們……你們走了,這包間誰賠?”

“你瞎啊,地上不是躺了一個麼,讓他賠!”林昆直接罵道,摟著章小雅就從兩個保安的中間走了過去,兩個保安愣愣的冇敢阻攔,互相對看了一眼,最終一起看向了躺在地上兩眼翻白的石寶。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