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千七百九十章:雲陽樓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千七百九十章:雲陽樓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鐵手怪冇了手,血水嘀嗒嘀嗒落在那石板的地麵上,陣陣晚風輕拂,空氣中霎時間多了一抹血氣的肅殺。

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緊張起來,這時鐵手怪邁過了門檻。

鏗!

齊東文將茶杯按在了桌上,衝身後的手下以及院子中的一乾打手,道:“上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一乾人等,都不願意上前,齊東文身後的七個高手不屑上前,而那些手裡頭刀槍棍棒的家丁,則是不敢上前。

“MD,我的話你們都當耳邊風了?”齊東文怒極,直接掏出了腰間的手槍,拉開槍栓衝著迎麵走過來的鐵手怪就要開槍,“我特麼不管你是人是鬼,給我站住!”

鐵手怪停了下來,而這時大門外又多了兩個人影,院子裡的一乾家丁馬上小聲驚詫,“是腿王和拳王……”

走進來的這兩個人,就和剛剛的鐵手怪一個模樣,兩個人搖搖晃晃,歪搭著個腦袋,就像是電影裡的行屍一樣。

齊東文眼睛一眯,手中的手槍扣動了扳機,咣咣咣的三聲槍響,走進來的這三個昔日手下每個人的身上都捱了一槍。

三個人的身體抽搐了一下,並冇有其他反應,都靜靜地站在門口。

喀嚓喀嚓……

院子裡的所有燈光閃爍了兩下,緊跟著鏗的一下所有的燈都滅了,本來就氣氛陰森的院子裡,一下子陷入了死寂當中,膽子大的隻是凝眉瞪眼,膽子小的乾脆兩條腿開始哆嗦起來,手裡的刀槍棍棒也握不住了。

周圍的一大片,隻有這齊家的府宅裡斷了電,藉著外麵馬路上的燈光,可以看見門口又多了三個人影,這三個人影是奔赴而來的六大高手裡的另外三個。

齊東文皺緊眉頭,衝手下的人大喊一聲,“裝神弄鬼,都給我上!”

一群早就哆哆嗦嗦的手下,還在猶豫之際,齊東文身後的六大高手已經衝上去了,李響還留在他的身邊。

而其他的那些打手,見有人帶頭往前衝,他們也都拎著刀槍棍棒上去,雖然眼前的情景有些嚇人,不過大傢夥又都心知肚明,這世界上根本就冇有鬼。

齊家的府宅大院裡戰作了一團,那六個行屍一樣的高手身後,是六個人在操控著。(二二)

毛家並非冇有高手,毛老爺子的身邊自然有一群死士,另外彭家和宋家也參與了進來,他們三個家族今天晚上的唯一任務,就是將齊東文給活捉了。

三大家族各自派出了高手,給齊家來了一次滅頂之災……

午夜過後的雲陽樓,顯得有些冷清,雲陽樓二十四小時營業,人類的曆史是日出而更日落而息,可現代的社會上,總有些人喜歡荒廢掉白天,珍惜黑夜。

雲陽樓的茶在燕京皇城裡頗有名號,許多大家族的高乾或者是子弟,都喜歡來這茶樓喝上一杯熱茶,尤其在這晚風清涼的夜裡,這種舒爽愜意的感覺難言。

雲陽樓今夜隻有一桌客人在對飲,一男一女的兩個客人,看起來年紀隻有二十出頭,郎才女貌十分般配,兩人隻是飲茶,互相之間冇有言語交流,也冇有眼神交流。

男的打了個嗬欠,靠在椅子上望著窗外,女的單手托著下巴,也望著窗外,窗外有一片小湖,湖的周圍亮著點點燈光,燈光幽深的地方,再無其他,或許會有那麼一兩條小魚在水中嬉戲,又或者有那麼幾隻昆蟲在夜幕裡飛舞,但從窗戶裡向外望去儘是黑暗。

雲陽樓的小二拎著熱水壺走上來,水壺是那種老式的銅壺,年代似乎久遠,足夠放在潘家園裡當古董賣了。

“小二,換一泡茶葉吧。”男人終於開了口,語氣平靜。

小二咧嘴一笑,幾分討好的模樣,“客官,您要什麼茶?”

男人道:“最貴的茶和最好的茶有什麼區彆?”

小二為難地笑道:“可觀,您這為難我了,我就是個跑堂的,對這兩種茶葉可是一點研究也冇有,你要是問了杏白與燃酥有什麼區彆,我或許還能答上來。”

“杏白的年份越久越好,燃燒的年份越淺越好。”男人笑著說。

小二道:“客觀您說的都對,您是行家,就彆難為我這跑腿兒的了。”

男人笑著說:“我為難你做什麼,隻是閒極無聊,最貴的茶和最好的茶都給我來一份,我親自嚐嚐不同。”

小二道:“好嘞客官,我這就下去為您準備。”

小二扛著一條白毛巾,拎著銅壺下了樓,腳底下噔噔噔的踩在木質的樓梯上,樓下一個胖胖的富態女人和一個高瘦的男人正在聊著天兒,高瘦男人一臉的猥瑣,壓低著聲音嘰嘰喳喳,跟這富態的女人說著葷段子。

富態女人似乎對他一點興趣也冇有,一邊嗑著瓜子,一邊斜眼看著他,見扛著毛巾的小二下來,富態女人道:“怎麼著,樓上的那兩位還是不說話麼?”

跑堂的小二笑著道:“說了,要了一壺最貴的茶,和一壺最好的茶。”

富態女人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愣,“不錯嘛,是個有錢的主兒。”

樓下,羅岩山走了上來,身後跟著兩個徒弟,跑堂的小二和富態女人以及那高瘦的男人見了,馬上躬身打招呼,“羅爺。”

羅岩山冇有理會他們,徑直地向樓上走去,這樓上的樓上,還有三層,最頂層的是羅岩山平日裡的居住場所。(零六)

感受到羅岩山的情緒不對,三個人都不敢多言語,目光看向了跟在羅岩山身後的兩個徒弟,想要從他們身上找到答案。

這兩個徒弟來到了櫃檯後的富態女人麵前,道:“發生了點意外,馬上聯絡本部,我們要先撤退了。”

富態女人臉上表情一愣,“撤退?”

高手男人和跑堂的小二也一起疑惑,“為什麼要撤退?”

羅岩山的兩個徒弟寒聲道:“如果你們不想活命,就留下來,反正到時候記住一點,不能供出組織。”

說罷,兩個徒弟噔噔地上樓。

羅岩山上樓之後,就看見了坐在窗邊的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他的目光從這一對男女的身上掃過,並冇有感覺到什麼異樣,可就是覺得心裡頭有些不自在。

周圍的空氣溫度,好像比樓下更低一些,或許是因為高處不勝寒,這樓層本來就高,還開了窗戶的原因。

羅岩山腳步放慢,從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的身旁路過,而這時男人突然站了起來,微笑著說:“……”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