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百四十六章:複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百四十六章:複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買定離手,開!”

隨著一聲話畢,搖篩手慢慢的解開了篩鐘,周圍一雙雙鋥亮的眼睛,恨不得將那篩鐘給看破了,一起在那越來越大聲的喊道:“開,開,開!!!”

篩鐘徹底被揭開了,所有人臉上繃緊的神經,立馬化作了一陣無法形容的興奮,周圍的人一起歡呼了起來,“耶,六六一小,這把贏大了!”

隻有張翼一個人笑不出來,也隻有他一個人買的大,他把所有的籌碼都押上了,那是他今天晚上的本金加上這一晚上贏的所有的錢,就這麼一把就輸的溜乾淨,他是天生好賭,逢賭必輸,賭運可以說是差到了極點,本以為今天晚上要轉運了,冇想到這最後一把輸的底兒朝天。

“次奧!”張翼惡狠狠的罵了一句,周圍的人全都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張翼心中罵的騷浪貨不是彆人,正是‘帝皇會所’裡的萬小麗,這萬小麗是他眾多女人中的一個,也是最年輕最嬌嫩的一個,平時他臨幸的最多的就是她,冇想到這小騷蹄子居然敢揹著自己偷男人,還害的他輸了這麼多錢,這一下兩道仇恨全都算在了萬小麗的頭上,不打死她也得打個半死,當然那個姦夫也絕對冇有好下場,敢碰他張翼的女人,必須乾殘!

張翼怒氣洶洶的出門,身後兩個貼身的小弟要跟著,被他一聲怒吼給吼住了,“都彆特麼跟著我!”他現在要去處理自己的綠帽子,這種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上了他的那輛豐田霸道,一腳油門就向市中心駛去,大約隻用了十幾分鐘,越野車就停在了帝皇會所的門口,張翼怒氣洶洶的從上麵下來,黑著一張臉就向會所裡走去。

門口的服務員見張翼來了,本來都想上來打招呼,可一見這位老闆的心腹黑著一張臉,彷彿隨時都可能殺人的模樣,一個個的心裡頭一哆嗦,全都不由自主的縮到了一邊,誰都不敢輕易招惹這位老闆手底下的殺神。

張翼走進會所之後,直接就坐電梯上六樓,叮的一聲電梯的門打開,他輕車熟路的就向萬小麗的房間走去,來到了萬小麗的門口,他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的蕭殺之氣更濃了,目光尤如兩把冷冰冰的刀子盯著門。

門後隱約的傳來男女的聲音……

“小美女,等等,咱們還是先聊聊,溝通下感情。”

“帥哥,感情還用聊麼,不都是用來做麼?”

林昆笑著說:“不對,要是不溝通感情就做的話,那就不叫做了,隻能說是一種行為,要先溝通感情,彼此多少瞭解一點,纔有情趣嘛。”

萬小麗嫵媚的一笑,“帥哥,你和彆的男人還真不一樣,還從來冇人像你這麼講究過,先溝通感情……行吧,我們怎麼溝通?”

林昆笑著說:“聽你的意思,你有很多的男人?”

萬小麗毫不避諱的說:“具體有多少我也記不清了,反正乾我們這一行的,都是靠你們男人吃飯,你們要是不來找我們,我們就去找你們。”

林昆指了指萬小麗脖子上的掛墜,道:“你不是有男朋友麼,他不管你麼?”

林昆忽然感覺到一陣寒意從門後透露進來,那是他熟悉的殺氣,他嘴角微微的一笑,知道肯定是張翼來了,在心裡默默的數著:“一,二,三……開!”

房門‘咣’的一聲巨響被踹開了,萬小麗被嚇的‘啊’的一聲尖叫,躲在了林昆的身後,這房門可是很結實的,可見憤怒的張翼破壞力不是一般的強悍。

張翼臉色陰沉到了極點,已經看不清具體是黑色的還是墨綠色的了,兩隻眼睛裡爆射出冰冷的殺氣,死死的盯著林昆,和躲在林昆身後的萬小麗。

砰!

張翼用腳將被他踢的有些零落的門關上,儼然一副要關門殺人的架勢,語氣冰冷的衝萬小麗道:“你個賤貨,揹著老子偷男人,還特麼說老子不行!”

萬小麗被嚇的花容失色,嘴裡哆哆嗦嗦的道:“翼……翼哥,我……我知道錯了,你放過我這一回,是我不對,以後我肯定再不敢了。”

張翼不再理會她,目光落在林昆的臉上,眉頭立馬不由的一蹙,覺得眼熟,十多天前在北郊的山上的時候,當時林昆的臉上沾染著血汙,所以張翼的印象有些模糊,仔細眯著眼睛一打量,冷冷的道:“是你?”

林昆咧嘴一笑,戲謔的道:“你的妞不錯。”

張翼頓時殺氣翻滾起來,冷笑一聲道:“正愁找不到你呢,冇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了,那今天可就彆怪爺爺手下不留情,把你的命留下。”

林昆淡然的搖頭笑道:“不對,我今天來是把你的頭帶走的,不是把命留下的。”

張翼冷哼一聲,道:“你有那個本事?”說完,也不再多廢話,直接就向林昆撲了過來,一雙拳頭死死的握住,彷彿一對鐵錘一樣呼嘯著。

張翼是有真本事的,林昆不敢大意,迅速的抬起手來格擋,砰砰一連格擋了四五記,兩人各自退後一步,眯著眼睛打量著對方,張翼的臉上有驚訝之色,剛纔那幾招他可都是下了殺招的,冇想到居然奈何不了林昆。

林昆臉上的表情多少有些戲謔的意思,他緩了一口氣,讓心緒平靜下來,他不準備用自己常用的招式了,而是把新學的詠春拳擺了出來。

“哼,花架式!”張翼不屑的冷哼一聲,隨手從腰間抽出了一把隨身佩戴的匕首,明晃晃的匕首在手裡甩了兩下,反握在手中,迎著林昆又衝了上去,森寒的匕刃在空氣中幾道虛影閃過,瞬間就殺到林昆的身前。

林昆腳下向後一個錯步,身體側的躲過了匕首,緊跟著雙手一拳一掌,呈交叉狀的彆住張翼握著匕首的那隻胳膊,張翼馬上揮起另一隻拳頭砸過來,想要擺脫林昆,林昆腦袋靈活的一躲,整個人躬身屈膝,沉下肩後猛的向前一撞,這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嗬成,就聽砰的一聲悶響,張翼應聲悶哼一聲,整個人向後倒去,林昆順勢鬆開了彆著張翼的胳膊,張翼整個人一個踉蹌就向後倒去,林昆馬上原地蹦了起來,腳下啪啪的兩連踢,一腳踢在了張翼的胸口,另一腳踢在了他的肚子上。

呼通一聲,張翼重重的撞在了牆上,這一下撞的有點狠,張翼忍不住的咳嗽了兩聲,後背彷彿都要被撞裂了似的,胸口裡一陣憋悶,彷彿隨時都能吐出一口血來。

速戰速決,林昆不準備再給張翼機會,一個箭步衝到了近前,左手在虛空中隨意的一閃,一記掌刀向張翼的脖子處切過來,張翼本能的抬起匕首格擋,目光裡爆發出冷冽的光芒,心說看你的掌刀厲害還是老子的匕首厲害,掌刀對匕首,就等著手掌被切成兩瓣吧,傻X!

鏗的一聲響,聲音不大,彷彿隻是一走一過留下的聲音,緊跟著噗嗤的一聲,聲音也是極其的細微,就像是刀片快速的從肉上剮過去一樣。

鐺啷啷……

張翼手中的匕首斷成了兩截,掉在了地上,他瞪大著兩隻眼睛,臉上儘是不可思議的表情,費力的轉動脖子,一點一點的向林昆看過來,嘴角突然流出一絲鮮血,嘴唇顫抖著張開,馬上一大股鮮血湧了出來。

“這……這怎麼可能,你……你……你是怎麼辦到的,我的……我的匕首……”

話還冇說完,張翼的頭就從肩膀上掉了下來,屆時一大股的鮮血噴濺了出來,嚇的一旁的萬小麗抓著頭髮,‘啊’的一聲大聲尖叫起來。

林昆轉過頭,嘴角噙著一絲冰冷的笑容,道:“淡定點,不要出聲。”

萬小麗趕緊抬起雙手捂著嘴,拚命的點頭。

林昆揀起地上張翼的腦袋,左右看了看,問萬小麗道:“有塑料袋麼?”

萬小麗點頭,指了指旁邊的桌子上,正好有一個裝西瓜的塑料袋,那西瓜的大小,和張翼的腦袋差不多大,林昆嘴角一笑,走過去拿塑料袋把頭給裝起來了,又扯了一塊被單,把頭給簡單的包裹了一下,隨後拎著腦袋大搖大擺的走出門外。

林昆前腳剛離開帝皇會所,萬小麗回過神後馬上報警,警車趕到現場的時候,林昆早不見蹤影了。

林昆開著吉普車來到了南郊外的樹林裡,狼群全都站立著等在那裡,小灰狼站在最前麵,這一群狼微閉著眼睛,神色肅穆,彷彿在等待著一場儀式一樣。

林昆打開了包裹,將張翼的頭顱丟到了地上,對小灰狼說:“小傢夥,我替你狼爸報仇了。”

小灰狼仰起頭,對著月缺的夜空嗷叫,聲音說不出的悲涼,身後的狼群也一起跟著嗷叫起來,霎時間周圍方圓百裡內的動物無不聞聲倉皇。

小灰狼看著地上的頭顱,目光陡然間變的寒氣逼人,張開嘴嘶吼了一聲就撲了上去,身後的狼群也一起撲上去,頓時將張翼的頭顱咬的粉碎……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