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千一百一十章:一勺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千一百一十章:一勺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勞斯萊斯入了一條小巷,這巷子大約是清末時期的建築,兩旁還儲存著舊社會的古風,這地方距離**倒是很近,巷子的兩旁都是四合院,可千萬不要被這巷子的古樸沉久給迷惑了,這裡隨便的一套四合院價值少說幾千萬。

巷子不是很寬闊,勞斯萊斯緩慢行駛著,主要是怕哪家突然開了門兒,或者哪個衚衕裡突然躥出個人撞上,勞斯萊斯對於住在這裡的人們,那絕對算不上什麼稀奇,哪怕隨便看到一個穿著拖鞋的老大爺,那也彆小瞧了,說不定人家的銀行卡裡存著的是上億的美鈔,富豪中的豪啊。

價值千萬的勞斯萊斯,在這巷子裡雖說不算稀奇,可這勞斯萊斯車頭上掛著的牌子,那可是‘0016’的特權牌,巷子裡的這些富豪們,第一眼看到勞斯萊斯都覺得冇啥奇怪,可再看到車牌,輕蔑的神情馬上就變得肅穆起來,不明真相的他們還以為是哪個大領導親自蒞臨了呢。

‘一勺酒’是酒館的名字,一間寬敞的四合院門口,掛著一麵古樸的酒旗,看那樣子就和古裝電視裡的酒樓一個樣。

酒館的旁邊有一塊不大的空地,上麵停滿了車子,林昆皺起了眉頭,這地方看來不好停車,總不能把車子堵在人家酒館門口吧。

戰青龍這時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很快這酒館裡就有夥計走出來,這夥計也是一身古風的打扮,肩上搭著一條白毛巾,戰青龍搖下了車窗說:“小六子,車位呢?”

被喚作小六子的夥計馬上笑著說:“青龍哥,給您占著呢,您等好了!”說著,這小六子從兜裡摸出了車鑰匙,一輛停著的保時捷的加長轎跑閃了閃車燈,小六子鑽進把車開走。

林昆臉上表情有些詫異,倒不是因為彆的,而是一個普通的酒館夥計,居然開這種價值百萬的豪車,戰青龍看出了林昆的疑惑,笑著說:“這小六子說是夥計,其實是這酒館未來的少東家,這家酒館的老闆姓陳,祖祖輩輩都釀酒的,追溯起來也就有幾百年的曆史了,他們家裡有一條規矩,就是未來這酒館的繼承人,必須要從夥計做起。”

林昆停好了車,笑著說:“看來,你對這酒館挺瞭解的。”

戰青龍笑著說:“自古英雄哪有不愛酒的,我戰青龍算不上英雄,但有一個英雄夢,你可也可以說我附庸俗雅。”

兩人從車上下來,那個小六子把車開出了巷外,林昆道:“這酒館的家規有趣,但也是有它的原因吧,少東家從最初就這麼平易近人,隻要這酒館的酒水質量不是太差,賺個回頭客應該不成問題。”

戰青龍笑著道:“這酒館的主家平易近人不假,但那酒水更近人,走吧,說再多也不如親口嚐嚐,咱們不醉不歸?”

林昆道:“你這到底是要跟我品酒,還是要和我比武,我這來燕京的第一天,你不是應該約我出來拳腳一番麼?”

戰青龍道:“喝酒切磋兩不誤,我聽說你從來就冇醉過。”

林昆道:“那也要喝過了才知道。”

兩人說說笑笑,邁步進了酒館,四合院的院子別緻,走進門院子的正中央就擺著一麵大鼓,鼓上寫著一個大大的酒字,戰青龍走了過去,揀起架子上的鼓槌,就嘭嘭嘭地敲了三聲。

林昆道:“你這是擾民。”

戰青龍放下鼓槌,笑著說:“這是規矩,進門擊鼓,一下是一等酒,兩下是二等酒,這三下就是特等酒。”

旁邊的廂房裡走出了個姑娘,倒不似那小六子一般古風打扮,而是一身現代的小旗袍,姑娘模樣秀麗,笑著跟戰青龍打招呼:“青龍哥,你可是有些天兒冇過來了。”

戰青龍笑著說:“小穎子,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林昆,剛從東北來的貴客,今天把你們這兒最好的酒拿來,另外我要你親自給我們炒兩個菜,哥哥這點麵子有冇有?”

“林昆!?”

小穎子眨巴了兩下大眼睛,接著一副驚喜的模樣道:“最近這燕京城裡傳得沸沸揚揚,終於見到大活人了。”

林昆臉上笑著,腦門突然一黑,戰青龍馬上瞪了一眼小穎子,道:“你這臭丫頭,怎麼說話呢,啥叫見著大活人了。”

小穎子看樣子也就是二十出頭,馬上道:“呸呸呸,瞧我這嘴,說個話都說不明白,林大哥、青龍哥千萬彆和我這小丫頭片子一般見識,你們倆想吃什麼,我親自進廚房。”

林昆打量了一眼這小丫頭,怎麼看都不像是會炒菜的模樣,那一身精緻的小旗袍,白皙的小臉蛋,怎麼看都像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纔是。

林昆和戰青龍來到了旁邊的廂房,這屋子裡麵挺寬敞,用屏風隔出了一個一個的獨立空間,屏風開門的方向也是很講究,幾乎從中間的過道走過去,看不見這後麵坐著的到底是什麼人。

林昆和戰青龍坐在窗邊,正好能看得到院子裡,隻見小穎子去正房裡換了一身廚師衣服出來,進了另一處廂房裡。

戰青龍笑著道:“這小穎子也是陳家的人,陳家的姑娘向來清秀水靈,而且各個燒得一手好菜,在燕京皇城裡有許多大家族的子弟,都巴不得能娶一個陳家的姑娘回家。”

林昆笑著說:“你經常來這裡喝酒,到底是喜歡這裡的酒,還是喜歡這裡的姑娘?戰青龍,老爺們說話得誠實。”

戰青龍哈哈一笑,“酒好,姑娘美,廚藝又好,你說有啥理由不來這兒喝麼?”

酒先端上來了,戰青龍和林昆一人滿上了一大碗,酒香從碗口裡溢了出來,戰青龍舉起酒碗笑著說:“來,歡迎你來燕京,這一碗酒我乾了,你隨意!”

“我隨意?你這是瞧不起我?”林昆也舉起了酒碗,兩人碰了一下,竟真就那麼咕咚咕咚地乾了。

這也就是兩人酒量大,這高度數的酒喝進肚子裡火辣辣的,要是換做普通人,這一碗下去估計馬上就要不省人事了。

周圍還有其他的人也在喝酒,能來這地方喝酒的,自然不會是尋常百姓,這裡酒水精純,價格昂貴,可小炒的價格卻是很親民的,不過普通老百姓誰也不能冇事跑道這兒來專吃炒菜不喝酒,那麵子也是落不下來啊。

小穎子親自把菜端上來,林昆嚐了一口還真是鮮美,小穎子敬了林昆和戰青龍一碗酒,不過她用的是小碗,相當於半個口杯的量。

林昆和戰青龍邊吃邊聊,兩人天南海北的聊著,酒喝得高興,聊得更高興,等兩人吃喝得差不多的時候,戰青龍突然壓低了聲音,湊到林昆的麵前,道:“你,危險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