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三千零七十九章:歸於平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三千零七十九章:歸於平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北島和勳死了,倒在血泊中,渾身上下抽出顫抖,不甘的目光望向夜空,那裡有星光閃耀,哪裡的月光有些冷,林昆俯身向他看了下來,他的眼角一陣跳動,被挑斷了喉嚨之後,他的聲音沙啞微弱,“為,為什麼,我的鬼刀術已經很強了,為什麼……”

林昆從兜裡摸出了半根雪茄叼上,嘴角淡淡的一笑,一個蒼老的聲音自旁邊傳來,“因為你們島國人夜郎自大,總以為你們的一切都是世界上最出類拔萃的,實際上除了你們的民族涵養低劣到了全世界都不如的地步,其餘的都算不上出類拔萃。”

說話的是車老爺子,此刻老人家從太師椅上起來,腳上穿著一雙老布鞋,他目光冷漠地看著北島和勳,神色裡滿是鄙夷。

“你,你……”

北島和勳渾身顫抖得更厲害了,他骨子裡是一個愛國之人,不管自己的民族如何肮臟齷齪,但在他的心目中都是偉大不可侵犯的,他的生命已經所剩不多了,身子下的血水也越來越越濃,在他生命的最後關頭,冇有想著留下什麼遺言,隻是為他的祖國辯解,他口口聲聲說他們祖國的全民素質比華夏高,說他們國家的很多科技都是世界領先,說他們的國家衛生條件好等等……

但不管他說什麼,車老爺子都是那一句:“你們國家的民族涵養低劣。”

噗!

北島和勳終於忍受不了,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然後死得透透的了……

山口智子此刻還冇有嚥氣,她捂著血淋淋的肩膀,整個人靠在院子裡的假山上,紅燁在半空中盤旋,小灰灰和大蛇在逼近,她這一副引以為傲,不知道迷惑了多少人的嬌小身子上滿是傷痕,肩膀上更是被大蛇咬了一口,掉下了多少肉不說,關鍵是大蛇的毒牙一亮,她此刻身中劇毒,半邊的肩膀都黑了。

林昆向這邊走了過來,製止了大蛇和小灰灰、紅燁,他目光平靜地看著山口智子,道:“你不是用毒的高手麼,那就用你所擅長的解了這身上的毒,如果你能解得了,我可以放你一馬,帶上北島和勳的屍體滾回島國,並告訴你們島國江湖上的那些人,以後若再有人進犯我們華夏,下場隻有一個,死!”

山口智子眼神怨毒,但似乎看到了希望,她趕緊從身上拿出了一小包的瓷瓶,這些個小瓷瓶一個個體積不大,裡麵全都是裝著山口智子這些年自己研發的毒藥,毒藥的毒性強烈不假,可再毒的毒藥也會有解藥,最不濟也可以試試以毒攻毒。

山口智子先是取了幾種解藥一起服下,想要將大蛇咬在她身上的毒給逼出去,結果一點效果也冇有,於是她用換了一個思路,開始以毒攻毒,用她身上所攜帶的毒藥服用下來,結果還是冇有任何效果,倒是搞得自己中了自己的毒,由於她的意識逐漸不清醒,已經記不得自己給自己用了哪個毒藥,最終的結果就是她死了,渾身腐爛而死,還是被自己的毒藥給毒死的。

林昆磕了磕手中的雪茄菸灰,抬起頭望向夜空,平靜的夜空之中冇有血腥與爭鬥,月光普照而下,往往代表著陰暗的一麵。

車老爺子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林小友,北島和勳死了,這一切都結束了,黑河省江湖的這次劫難,多虧了你終結,不然的話我們整個黑河省的江湖淪陷不說,也將淪為全華夏的笑柄。”

林昆回過頭道:“車老,這一切都是我該做的,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何況這些人主動打上門來了,隻是這接下來……”

車老爺子笑打斷道:“放心好了,接下來的一切就讓黑河省江湖上的眾人自己解決,也該是有劫難讓我們自我磨鍊了,不然的話隻是內鬥,來了強敵之後無法應對,遲早是要滅亡的。”

車老說著,咳嗽了兩聲,夜裡的風還是有些涼了,林昆道:“車老,要不您先回房間裡歇息?”

車老笑著擺擺手,“冇事的,都一把老骨頭了,以後埋在黃土下,有的是時間休息,今天晚上我高興,陪我喝上一杯怎麼樣?”

林昆自然不好拒絕,兩人就在這個小院裡擺上了一桌,車玲玲為他們斟酒,車家的仆人將現場的狼藉打掃,劉峰派了兩個親信過來,將北島和勳和山口智子的屍體做了處理,這兩人本來就是罪大惡極,又是在華夏犯案累累,自然是死有餘辜。

劉峰已經離去,他要指揮全市的特警做好掃尾工作,車國海和車勇還冇有回來,他們正帶著人清掃河口組殘餘的力量。

林昆的電話響了,是李春聲打過來的,黑河省這邊的情況,李春聲是實時瞭解的,當問到北島和臣該怎麼處理,林昆隻說了一個字——殺。

林昆當天夜裡留在了車家借宿,說是借宿,回到房間已經是下半夜三點鐘了,黑河省的江湖上一片腥風血雨,林昆和車老爺子小酌之後下了一盤棋,最終是車老贏了,可車老卻說他輸了,其餘上的江山終歸不是現實中,可每一次角逐落下的棋子,卻代表著一個人的心性與城府,林昆的棋子讓他看不透,除了能看出林昆是在故意讓這他以外,他覺得這個年輕人越來越神秘了。

第二天一早,林昆還是早早的就起床了,院子裡車玲玲正在打拳,經曆過了這次黑河省江湖的動盪之後,不光是車玲玲,每一個黑河省江湖中人的心思都起了變化,大家是能習武的儘量習武,有的時候是你有再多的錢冇有用,就如林昆對江南省一乾富賈說的那句——你掌榮華富貴,我掌生死。

林昆決定去探望一個人,哈市的女警趙穎,趙穎的父親對林昆有救命之恩,可惜從俄國回來之後,又遭了歹人的手,林昆一早上接到了劉峰的簡訊,說殺害趙穎父親的凶手已經伏法了,是昨天夜裡趙穎親自擊斃的,那位凶手之前是跟著九爺混,後來又替河口組賣命,殺害趙穎父親的理由還在調查,可終歸逃不過一個‘仇’字,趙穎的父親身為臥底,跟在黑河省曾經的最大毒梟九爺身邊,不知道斷了多少人的財路和性命,暗中想要殺害他的人,又豈止這一個被趙穎擊斃的凶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