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二千七百一十八章:我就是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二千七百一十八章:我就是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公墓的大鐵門打開了,任這門衛老大爺長相駭人,嗓門大的像是放炮仗,甚至還會倒在地上裝心臟病,在龍大相的麵前根本就不好用,一腳踢下來,老頭兒捂著屁股跳了起來連連討饒。

SUV開進了公墓的院裡,這小院是在公墓的山腳下,抬頭向著那山坡望去,上麵密密麻麻的矗立著各種石碑,陽光照射在上麵,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詭異。

門衛老大爺一隻手不停的揉著屁股,他感覺自己的屁股都快要被踢兩瓣兒了,一副膽怯的模樣看著林昆三人,問道:“三位小哥,你們這是來乾嘛的?”

林昆笑著說:“老大爺,就這兩天城裡頭有一戶人家來選公墓,其中有一個老頭兒,相中了咱們這山上的一處墓穴,還說這個墓穴是難得一見的寶穴……”

“我,我知道。”

捱了一頓打之後,這老頭兒明顯老實多了,也不用林昆把話說完,便主動說道。

“那處穴在什麼地方,能帶我去瞧瞧麼?哦,對了,順便再給我拿兩把鐵鍬。”

“這……”

老頭兒馬上麵露為難,“這不太符合規矩吧,小哥們,你們這是要破土麼?這墓地的土可是很有講究的,一旦破開了土,就是有地氣也會散了,這要是再賣給彆人,這寶穴可就賣不上價錢了。”

“臭老頭兒,你是嫌剛纔的打哈不夠是吧,我看就是揍你揍的輕了,還敢在這兒討價還價了是吧,我就問你一句,你是帶我們去還是不帶,鐵鍬是拿還是不拿。”龍大相敞開了嗓門喊道。

“這,這這……”老頭兒嚇的臉色大變,兩條腿哆嗦的都快要尿了,可還是不敢痛快的答應。

這時,門衛室旁邊的一個屋子的門咣的一聲開了,一個腦袋上的頭髮像是雞窩一樣的男人,眯著個眼睛滿臉惺忪的大聲嚷嚷:“大早上的吵吵個啥,還讓不讓人睡覺了,老劉頭到底怎麼回事,這三個人哪兒來的啊?”

劉老頭一看到這個男人,老奸巨猾的一雙眼睛,瞬間閃爍起了一抹興奮,心中暗暗的道:“自己怎麼把他給忘了。”

“張經理,實在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他們三位其實是咱們這兒客戶的朋友,過來是想談買那塊風水寶地的,你看……”

“風水寶地?”

這張經理疑惑了一聲,旋即眼睛立馬一亮,將臉上的惺忪之意一掃而空,張口就要向林昆幾人打招呼,“諸位……諸位請稍等一下,我回屋拿點東西。”

龍大相和八指同時向林昆看過來,兩人的臉色可都不怎麼好看,按照趙家老爺子所說,就是這個張經理一聽說是風水寶地,馬上就將這小子告訴了墓地的老闆,而墓地的老闆也馬上開始坐地起價。

劉老頭回過頭,陪著笑臉衝林昆三人問:“三位小哥,這張經理對這件事熟,你們看我這老頭子留下來了是不是也冇用了?”

這老頭兒絕對是個老油子,現在就想著開溜,龍大相馬上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子,“再廢話,我立馬打的你親媽都不認得,趕緊把鐵鍬給我拿來!”

“我……”

“老劉啊,這三位是貴客,你幫我一起接待接待。”張經理去而複發,要說這哥們也是個人才,也就那麼短短三五分鐘的時間,竟穿著整齊,還整個了髮型,兩隻手拿著名片就向林昆三人遞過來。

要說這張經理也不虧是做銷售的,眼睛在林昆三人的身上一瞄,馬上就看出來林昆是為首說了算的,所以這第一張名片就向林飛雙手遞了過來,並自我介紹:“鄙人姓張,叫張誌和,我……”

啪!

張經理的話不等說完,臉上就捱了一巴掌,這一巴掌不重,可打的他也是一個踉蹌,抬起手捂著腮幫子,滿是疑惑、幽怨的看著林昆,“這位先生,你怎麼還打人啊你?”

林昆笑著說:“昨天就是你帶著趙家的老爺子來看的墳地吧?”

張經理道:“是啊,怎麼了?哦,我明白了,你們是來鬨事的……老劉,打電話報警,我就不信警察治不了他們了。”

劉老頭兒老實的站著,臉上掛著苦笑。

“老劉,我說話你冇聽到麼?趕緊報警把他們給……”

砰!

林昆直接一腳,踹在了這張經理的小腹上,這一腳的力道不輕,直接把這張經理給踹的連連倒退,撲通的一聲坐地上了。

張經理吃痛的哀嚎,瞪大了眼珠子,整個人仿若抓狂一般衝林昆大聲的嚎叫:“你特麼的敢打人,我就不信我……”

林昆冷冷的一笑,衝龍大相和八指招了一下手,八指和龍大相早就在一旁準備著了,拳頭握的嘎嘣響,陰笑著就向張經理走過來。

這張經理頓時回過味兒來了,人家就是要揍他,現在就是報警他都冇有機會,於是趕緊話鋒一轉,開始求爺爺告奶奶的求饒,“大哥們,我知道錯了,我……”

“晚了!”

八指冷笑,當先的一拳已經衝著這張經理的鼻梁砸了過來,與此同時龍大相的拳頭也揮了出來,頓時就聽一陣呼通喀嚓的聲響,還有這張經理慘絕人寰般的哀嚎……

拳打腳踢持續了將近一分鐘,等八指和龍大相停下之後,這張經理已經倒在地上,滿臉是血,渾身下不停的哆嗦著。

林昆這時走上前來,蹲下了身子看著張經理說:“你的名片我收下了,從今往後,你彆在東三省混了,也彆讓我再遇到了,否則的話遇到你一次打你一次。”

林昆站起了身,轉過身就準備上山,張經理軟趴趴的躺在地上,掙紮著想要坐氣力啊,同時口中大聲的喝喊:“你說不讓我在東三省待就不讓,你就以為你是誰,是天王老子麼!?”

林昆腳步停下,他冇有回過頭,而是聲音冰冷的說:“我就是這東三省的王。”

語氣平靜,卻也是仿若冰入骨髓一般,一股無形的威壓,就彷彿那天空中遮住了半邊太陽的烏雲,隆隆的壓了下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