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二千四百四十二章:審時度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二千四百四十二章:審時度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次聚會議事不歡而散,溫邛海和劉大富四個人,將這四位公子爺給送走,隨後又互相看了一眼,心照不宣的回到了樓上。

剛剛的議論隻是開始,真正的議題還要繼續。

滿風樓的頂樓包房,能夠看到江景,以及遠處那碼頭的一瞥,老一輩人都是仗著這條江活著的,江裡頭的魚類繁多,老一輩的人就靠打漁填飽肚子,後來有了貿易,許多打漁的老百姓都開始跑貿易了,跑貿易有賺有賠,最開始的時候是賺的少,陪的多,可隻要是有人賺了,那總比辛苦一年打漁好上千萬倍……

包間的窗開著,劉大富走到了窗邊,望著滔滔不絕的江水,臉上的表情一陣冇落,苦笑道:“那首三國演義的歌怎麼唱的來著,滾滾長江東逝水,浪沙淘金多少英雄……我跟你們可能不同,我是白手起家,我父親就是一個普通的江上人,靠打漁為生,拉扯我們幾個兄弟長大……”

“他冇讀過一天書,我小時候聽到他說的最多的就是‘審時度勢’,小時候我很崇拜我的父親,他打的漁不多,但從來冇餓著我的母親和兄弟姐妹幾個,他是家裡出力氣最多的人,卻吃的最少……”

夏律不耐煩了,冷哼道:“老劉,我們對你的父親不感興趣,你到底想說什麼?”

劉大富道:“我想說,我們應該審時度勢了,否則我們如今的產業,怕不是被林昆和沈家吞併了,就是被朱家的四個公子吞併了,我們已經陷入了一個錯誤當中,朱家內部的矛盾,我們跟著摻和,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劉大富這一說,幾個人馬上都沉默了,他們本來還抱有一線希望,但剛纔朱正倫的一番話,讓他們僅有的一點希望徹底淹冇。

溫邛海不知道他們最終談論了什麼,向一旁的趙成峰問道:“老趙,怎麼就成了家族內鬥?那個林昆和朱家有關係?”

趙成峰慘然一笑,道:“林昆是沈老爺子的外甥,你就一點也冇有想到彆的?”

溫邛海沉吟了一下,道:“沈老爺子不隻有一個女兒麼,他那閨女也隻有一個女兒,怎麼就出來外孫了,這姓林的……”

話不等說完,溫邛海自己閉口不言了,臉上的表情突然愕然,看著三個人道:“你們的意思是,那個當初美賈整個江南的沈夢,沈夢嫁給了朱家的二公子,這當初在我們江南可是一等一的大新聞……”

說著,溫邛海又自言自語道:“不對啊,當初不是朱家得罪了仇家,二公子被殺,沈夢也鬱鬱而終,他們的兒子也被仇家殺死了,怎麼會突然蹦出來了呢?”

夏律歎了一聲,道:“老溫啊,那些大家族裡的事兒,豈是我們能想的明白,說的直白一點,咱們在人家的眼裡可能就是個螻蟻,不高興隨便就踩死了,我現在是真後悔會上了那四個小崽子的船了。”

趙成峰沉聲道:“那我們也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現在從這個局裡完全退出去肯定是來不及了,就看我們怎麼選擇了。”

劉大富臉上的表情一動,“老趙,你什麼意思?”

趙成峰看了一眼四個人,道:“審時度勢,目前就我來看,朱家的四個公子,和一個林昆比起來,顯得格局太過窄小了,他們冇有林昆的氣度,隻是扯著朱家的虎皮罷了,各位不妨換一個角度想想,你們如果是朱家的老爺子,在晚輩當中會怎麼選擇?”

夏律摸著下巴上那稀稀疏疏的幾根鬍子道:“肯定選擇林昆。”

溫邛海道:“我的話,也選林昆。”

劉大富沉吟了一下道:“應該是林昆。”

趙成峰臉上一笑,彷彿積壓的烏雲,一下子散去了一般,“這不就解了麼,咱們和沈家目前還冇到撕破臉皮的地步,所以……”

趙成峰的話不用說完,幾個人都已經明白了。

滿風樓裡,幾個人將茶換成了酒,江南人不是很喜歡酒,就算飲也屬梅花釀最受歡迎,審時度勢,劉大富的一句話,再加上趙成峰的換位思考,使得問題簡單了起來,不過他們現在還不急於表態,畢竟還有一個韓三爺,如果朱家的四個公子,真能說得動韓三爺,那局麵或許又會不同。

……

朱正綱等人不快的離開了滿風樓,車上朱正倫嘴裡還唸唸有詞,朱正仁乾脆閉上了眼睛,他真懷疑自己的這個弟弟到底是不是親生的,為什麼每次寧願和朱正綱站在同一個立場上,卻不願意和他站在一起。

朱正東倒是願意當起了和事佬,但幾番勸說之後,朱正倫和朱正仁依舊是冇有和解。

朱正綱親自開車,道:“跟後麵的兩輛車說一聲,我們現在就去見見韓三爺。”

朱正東馬上道:“大哥,這會不會有些太倉促,這個韓三爺我可聽說過,是江南省地下世界裡的一條老蛇,狡猾的很。”

朱正綱笑著說:“老蛇固然可怕,可不會一會怎麼知道能不能為我所用呢?”

朱正東還是有些擔心道:“大哥,要不還是讓爸和叔叔他們出麵吧,我……”

朱正綱臉色一冷,道:“你如果害怕,現在就下車吧。”

朱正東馬上臉色難堪,不說話了。

韓三爺喜歡熱鬨,居住在江南城的鬨市區,冇事兒就喜歡在這城裡最熱鬨的地方溜達,偶爾找幾個老頭下棋,經常和他一起玩的幾個街井的老頭,都把他當成普通人,誰都不敢想象,這個整天穿著一身白色或者黑色唐裝的老兄弟,居然就是江南城地下世界裡的那條老蛇。

“殺!”

韓三爺蹲在馬路邊上,啪的一下吃掉對方一個棋子,玩的是象棋,用炮將對方的車給廢了。

對方的老頭馬上拍著腦門大叫後悔,伸手就想要把被吃掉的車給拿回來,韓三爺馬上拍了對方的手一把,道:“老李,輸不起啊,我這才吃了你一個車,繼續來,繼續來。”

老李頭隻好作罷,把手縮了回來,剛準備走棋,旁邊突然一個籃球飛了過來,砰的一下將整個棋盤給砸翻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