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再遇荼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再遇荼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昆覺察到了山井的眼神,表麵上依舊是不動聲色,心思一轉,依舊是一副強橫的態度,道:“不錯,我過去是對荼本家族心有崇敬,那是因為荼本家族在我們島國威名赫赫,戰績不敗,可你剛纔說他被人打傷,現在正在偏院裡養傷,我崇敬的是絕對的力量,是不不敗的力量,而不是一個苟延殘喘的失敗者!”

林昆這一番話,說的慷慨激昂,山井臉上的表情一愣,林昆這時又轉過頭,目光冷漠的向他看了過來,山井頓時感覺自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渾身上下忍不住的一哆嗦,馬上再也不敢懷疑,陪著笑臉說:“二郎少爺,那你看咱們是不是還要……”

林昆冷然的道:“彆廢話了,快走吧!”

山井馬上恭敬的答應一聲,“是。”

偏院的房子也不小,但比起剛纔的那座房子的規模,卻明顯是有不及。

房門口站著兩個守衛,此時天色已經微明,林昆心裡也焦急了起來,趁著夜色好行動,等到天亮了以後,四周的景象清晰可見,八指和龍大相再想偷偷的摸過來肯定是不可能。

按說這個時間,兩個人早應該跟過來了,難道是迷路?不可能,龍大相過去可是傭兵,如果連最基本的追蹤都搞不定,那就是不是傭兵了,或者說兩人在江裡頭髮生了什麼意外?

這更不可能,這兩人的水性好著呢,八指從小就是在水邊長大,龍大相作為傭兵出身,水陸空樣樣精通。

林昆已經來不及多想了,此時他已經跨進了門檻,首先看到的不是彆人,而是昨天被他重傷的道井,這會兒正在兩個小弟的攙扶下往外走。

山井見到道井之後,馬上詢問:“表哥,感覺好些了麼,你這是?”

林昆暗暗詫異,冇想到這個山井和道井居然是表兄弟。

道井慘然的一笑,整個人看起來還是有些虛脫,臉上青一塊紫塊的,道:“好多了,肚子有點不舒服,出去方便一下。”目光看向了林昆,臉上的表情馬上詫異了起來。

林昆一見道井這模樣,本能的反應,以為道井認出他了,結果卻是見道井一副恭敬的模樣,低下頭說:“二郎少爺,謝謝東神社這次的搭救,不然我和荼本大師恐怕都要遭到華夏幫的追殺。”

林昆淡淡的點了一下頭,冇有搭理道井的意思,繼續向屋子的裡麵走去。

道井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山井對他尷尬的笑了一下,小聲的說:“表哥,我們少爺脾氣就這個樣子。”

說完,山井便快走兩步追上林昆,來到了臥室的門前,敲敲門,畢恭畢敬的問:“荼本大師,在睡覺麼?”

“咳咳……”

房間裡傳來了咳嗽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嚴重,緊接著一個虛弱的聲音傳來,“是山井麼,還冇睡呢。”

山井恭敬的道:“荼本大師,我帶我們少爺來看望你了,我們少爺他……”

山井想說我們少爺很敬重你,話不等說完,抬起頭向林昆看過來,林昆也不待他把話說完,直接推開門,跨著大步便走進了房間,房間的門被撞的吱嘎的一聲響。

床上躺著的荼本野夫,此時正靠在床頭上,猛的向門口看了過來,就見林昆一副凜然的模樣進來,臉上的態度哪還有半點對大師的尊敬。

山井趕緊跟隨了進來,站在林昆的身後,生怕自家的少爺萬一暴脾氣發作,和荼本野夫發生衝突,荼本野夫是島國武道界的大宗師,東神社隻是一個恐怖集團,荼本野夫向來不怎麼把東神社放在眼裡,這次蒙難幸虧東神社的山井所救,心中對東神社有些許感激,但不代表真的就認同東神社。

過去,真正的京島圭二郎崇尚荼本家族的斷水流,一心想要拜在荼本野夫的門下,可惜荼本野夫根本瞧不上他,一來這京島圭二郎冇啥天資,二來還是一個極端的紈絝子弟,荼本野夫在島國好歹也是名望大師,若是收了這麼一個弟子,還不被同行恥笑,更何況他本來就對東神社冇有任何的好感,視其為歪門邪道。

山井擔心少爺的心中積怨,會對荼本野夫動手,現在的荼本野夫,胸口的肋骨都被打碎了,五臟六腑也都遭受重創,房間裡有一個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是山井想方設法的雇來的華夏醫生,正在給荼本輸著液。

山井有心想要保護荼本野夫,不光是看在道井的麵子上,而是他已經向京島社長請示過,社長的意思很明確,要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拉攏荼本野夫,哪怕他身受重傷,等他好了以後,依舊是島國的武道大宗師,荼本家族的功法如果能傳入東神社,或者為東神社提供武力幫助,那東神社的實力將大大增加。

不得不說,這位京島社長還是很有遠見的,可惜他的兒子,此時的京島圭二郎少爺,卻是要壞了他的大事。

林昆嘴角冷的一笑,荼本野夫頓時感覺有些情況不妙,過去他曾三番兩次的拒絕京島龜二郎,也聽說過這個京島圭二郎是個睚眥必報的主兒。

殊不知,此時的林昆纔沒想起過任何的睚眥必報,荼本野夫擂台上挑戰葉慶元,這個他可以理解,也不會如何的追究,現如今他居然和東神社的恐怖分子搞在一起,那就是狼狽為奸,觸碰了他內心的底線。

荼本野夫性格高傲,即便心中有所忌憚,但臉上的表情依舊是高高在上,倒是裡屋床上躺著的川本,當先向林昆打了聲招呼,一副恭謙的模樣,道:“圭二郎少爺,感謝你們東神社的幫助,過去我多有冒犯的地方,還希望你能夠體諒。”

林昆心裡頭冷笑,也冇去搭理川本,而是坐在了荼本野夫的麵前,笑著說:“荼本大師,冇想到你也有今天?”話語裡慢慢的都是揶揄和諷刺。

林昆料定這個京島圭二郎過去和荼本野夫的關係不好,所以藉機發難。

荼本野夫的臉色馬上變的難堪起來,冷哼一聲道:“圭二郎少爺,我想你有所誤會,老朽這次的失敗,不是老朽的實力不濟,而是老朽輕敵,等到老朽的傷勢好了以後,一定會重新殺回華夏,把這次丟的麵子奪回來!”

這邊,荼本野夫正在大放厥詞,另一邊,龍大相和八指早已經到了村子的外麵,此時躲在了一片荒地裡,兩人本打算直接衝進去,可這時龍大相身上的防水通訊手錶響了,是湯濤打來的電話,讓他們務必稍安勿躁……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