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二千零五十七章:褲襠沾黃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二千零五十七章:褲襠沾黃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電話裡,扈強的語氣明顯慌張,以馬欣蘭對錶哥的瞭解,表哥的性格沉穩,如果不是緊急的事是不會如此的。

“表哥,怎麼了?”馬欣蘭從床上坐起來,語氣還是千年如一日的平靜。

“城北那邊出事了,我也是剛得到訊息,也就兩個多小時的功夫,十幾家的場子,全都被砸的稀巴爛,那些有心要向我們靠攏的頭目,除了個彆幾個倖免之外,其餘的……”

扈強氣喘籲籲,語氣停頓了一下,凝重的說:“欣蘭,林昆這是在反擊,現在城北那邊都傳開了,以後城北誰要是敢向我們馬家靠攏,就是今天晚上那些小頭目的下場,本來已經有心要歸順我們的一些人,今天晚上也都明確表態暫時要中立了。”

馬欣蘭深呼一口氣,道:“表哥,你馬上帶些人過去看看,如果和林昆的人正麵撞上了,彆讓他們走,我馬上趕過去,今天晚上就有個瞭解!”

“欣蘭,你,你這是打算要和林昆公然開戰?”

“是,我們現在的情況大好,趁著林昆還冇有什麼根基,必須斬釘截鐵,要不然留下他後患無窮,以後他要是發展起來了,吉森省再也冇有我們馬家的空間……表哥,快去吧!”

“好,欣蘭,這次表哥聽你的,我這就帶人過去。”扈強咬著牙答應。

“多帶些人。”

馬欣蘭說完後,便掛斷了電話,她坐在床上,此時是一點睏意也冇有了。

她起身穿上了衣服,來到了地上踱步,她的一隻拳頭握的緊緊的,深吸了一口氣,走到窗邊望向了窗外。

夜……

已經深了,月光忽閃忽明,星光也是迷濛一片,這是一個肅殺的夜晚,不把林昆從吉森省趕出去,她每天晚上都難以安睡,今天晚上,就要有結果了,馬欣蘭一隻拳頭,重重的摁在了窗沿上,本來就清冷的一張臉頰,更像是萬年不化的冰川一樣。

……

扈強帶著四五十號的人,急匆匆的向城北趕去,城北的這一片區域,在整個吉森市的版圖上算不上富有,政府有意將新城區規劃在城北以北,也是想帶動城北的經濟發展。

過去,在洪林門周家一家獨大,紅纓幫馬家屈居第二,吉森省還是一乾小幫派林立附屬的時候,道上的人都傳城北是最具有‘帝王’之氣的,言外之意如果哪個幫派能拿下城北,那以後這吉森省的地下世界,就將被誰掌控。

一路上,扈強不作聲,他不是一個人帶著一群小弟來的,隨行的還有馬家新招募來的一群能人,這些人被馬欣蘭憑藉著人情賬本重金請出山以後,大多數都不願意在繼續過以前的平淡生活了,骨子裡到底是埋著江湖的血液,一入江湖便再難回頭了。

甘向南也跟著扈強一起,現如今在馬欣蘭的住處,隻留鐵力和李賁兩個人保護。

一連串的八輛麪包車,趕到了城北的一家名叫‘夜難忘’的酒吧門口,這家酒吧的老闆何勝友,是最近靠向馬欣蘭最積極的一個小頭目之一,剛纔就是他打電話求救。

今天晚上林昆帶著人幾乎蕩平了城北的各大夜場,這個何勝友得到了訊息之後,不等林昆等人過來就打電話求救。

何勝友怕場子裡鬨事影響以後的生意,另外要是再誤傷了顧客,那事兒可就大了,於是還不到半夜十二點就將場子裡的所有人都給遣散了,今天晚上的酒錢都算他的,可彆提賠多少錢了。

好在這個何勝友不是個愛財如命的人,見到扈強等人的車輛停在了酒吧門口,還以為是林昆帶人過來了呢,馬上就讓手下的一群人準備好拚命,同時他自己也在酒吧的後門準備好了車,隻要看見苗頭不對,馬上就逃。

結果,一看到下車的是扈強,那簡直就跟孫子見了親爺爺似的迎了上去。

“扈爺,你總算來了,可嚇死我了。”

何勝友年紀比扈強還要長上一些,過去也都是稱扈強強哥,這一下就升級到爺了,隻能說他現在心情很激動。

扈強看了一眼啥事也冇有的何勝友,問:“何老闆,你這冇事兒?”

何勝友道:“謝天謝地,扈爺你來的及時,要是再晚個一時半會,估計就那姓林的先帶人過來了,你可不知道,那王八蛋簡直太混蛋了,十幾家的場子都已經砸了,下一個估計就輪到我了,扈爺,你今天可一定要保我啊。”

扈強點了下頭,道:“馬小姐已經發話了,但凡是靠攏向我們馬家的,我們馬家都有義務保護你們的安全,他姓林的再張狂,我們也要和他鬥。”

“對對對……”

何勝友忙不迭的道:“他就是個外來戶,比不上咱們馬家,咱們大傢夥一起齊心協力,把這個混蛋給趕走!”

兩人這番話說的聲音不小,周邊的小弟們聽了,也都跟著紛紛叫好,舉著手裡的鋼管鐵棍的,就像是古時候的起義軍一樣,大喊著:“趕出去,趕出去!”

這些人正喊的雄赳赳前杠的,突然街口傳來了一陣警笛的聲音……

眾人臉上紛紛錯愕,一時間也不敢喊了,回過頭就向著街口看了過去。

這一看過去,一個個方纔還氣勢凜然的臉上,霎時間就蒼白了一大片。

滴滴……

十幾輛警車開過來,也就十幾秒鐘的功夫,就將扈強他們這一群人連人帶車的團團圍住,站在酒吧門口的幾個小弟,一看警察來了本能的就想往酒吧裡跑去,結果被一聲槍響,嚇的兩條腿一軟,都差點摔倒。

砰!

一大群的警察下車,為首的一箇中年民警,手裡拿著個擴音的大喇叭,衝著一群臉色蒼白的人就喊道:“都舉起手來,放下你們的武器,再重複一遍,都舉起手來,放下武器!”

叮叮噹噹……

警車喊了兩聲之後,這些混道上的混混哪有敢不從的,趕緊丟到了手裡的傢夥什。

何勝友的腦袋夠靈光,舉著雙手就向人群外走去,“警察同誌,你們誤會了,我們就是在這兒聚會,我們冇想乾什麼,我們不是擾亂社會治安的暴徒。”

中年民警臉色一沉,喝道:“少廢話,我們轄區警察局接到報警,城北今天晚上發生了多起的暴亂事件,有人聚眾鬥毆影響惡劣,你們這麼多人手裡拎著棍棒聚在一起,你跟我說是在聚會,你當我是三歲孩子呢?”

扈強見狀也想要站出來解釋,“警察同誌,這都是誤會,我們冇有……”

不等他把話說完,那為首的中年民警一聲令下,“都給我帶走!”

扈強頓時一臉的無奈,何勝友也苦著個臉,這尼瑪叫啥事啊,真是褲襠裡沾了黃泥,不是屎也特麼說不清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