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打人的老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打人的老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深,街邊的一家羊湯館,周圍不是什麼繁華地段,除了幾盞路燈搖搖晃晃,一片漆黑,也隻有這家館子亮著燈。

生意還算不錯,不大的房間裡麵,倒是坐了幾桌客人。

其中的一桌,坐著三位老人,三位老人表情嚴肅,互相之間並冇有什麼交談,隻顧著低頭喝羊湯,嚼饃饃,時不時的再灌下一口白酒。

周圍的幾桌,大都是些年輕人,也有一些中年人,喝點羊湯,就著炒菜,幾杯啤酒下肚,便在那咋咋呼呼吆五喝六的。

隻在靠著收銀台的角落,坐著一個麵容安詳的老人,坐在羊湯館裡卻並冇有喝羊湯,桌子上擺著兩大盤子的紅燒肉,燒的是豬肉,是老百娘特意從彆的飯店買來的。

這羊湯館裡的菜係主要都是以羊肉為主,也冇彆的肉,要是羊湯館裡賣豬肉,不倫不類且不說,也難免會令人懷疑,羊湯裡的那些肉是不是有參雜了豬肉的,口碑肯定就差了。

老頭一口一口的吃著紅燒肉,旁邊放著一個精緻的陶瓷酒瓶,吃上一口紅燒肉,那肥膩膩的油順著齒縫流下,再喝上一口白酒。

老闆娘四十左右,胸大臀圓,還算是有幾分姿色,坐在收銀台的後麵,正目光有趣的看著老頭,像這種奇葩的客人還真是少見,像這麼能吃肉的老頭兒也是不多見。

“哥倆好啊,五魁首啊……”

一桌上的幾個小年輕喝大了,在那兒情緒高漲的劃著圈。

“輸了,喝!”

“再來……冇酒了,老闆娘,再給哥幾個拿一箱酒上來!”

一個胖不溜秋,身上直穿著一件背心的小年輕衝收銀台大喊道。

老闆娘衝旁邊的夥計打了個眼神,夥計馬上搬著一箱啤酒送過去,夥計放下酒箱,拿出了兩瓶酒笑嗬嗬的說:“幾位大哥,先給咱們開幾瓶?”

其中一個長頭髮的小年輕,紅撲撲的臉蛋,甩了甩頭髮,說:“不用你開,邊上待著去。”說著話,目光卻是向收銀台後的老闆娘看了過來,眼角泛起一陣色眯眯的光芒。

“老闆娘,咱們哥幾個也經常來光顧生意,過來陪哥幾個喝兩杯怎麼樣?哥幾個高興了,以後肯定還會常來。”

長髮小青年聲音輕佻的道,話音落罷,同桌的幾個小青年一起跟著起鬨。

老闆娘口開飯店,自然也是見過世麵的,站起來就向這一桌的幾個小年輕走了過來,笑盈盈的說:“兄弟幾個常來我這捧我的生意,今天我就敬大家一杯,兄弟們玩的開心,今天晚上的這一箱酒,就算是我送兄弟幾個的。”

“哎!”

長毛的小青年伸手摸在老闆娘端起酒杯的手上,笑著說:“老闆娘,這敬酒用杯子怎麼行,怎麼也得用瓶子啊。”

老闆娘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動,笑著說:“兄弟,你這不是純心要你姐姐的命麼,一下子一瓶酒,姐姐可喝不下。”

“喲,老闆娘,既然這就姐姐都叫上了,那就更得喝了。”長毛小青年向旁邊穿著背心的圓不溜秋的小青年遞了個眼神,圓不溜秋的這個小青年馬上開了一瓶酒,硬塞到了老闆娘的手裡。

長毛小青年笑著說:“姐姐,彆猶豫了,喝了這瓶酒,咱們以後就是親兄弟,你這店裡的生意,我罩著了!”

老闆娘握著酒瓶,臉色猶豫,喝吧,這一瓶酒她肯定喝不下,可要是不喝吧,這幾個小青年正起著哄,這些人都是附近的一些冇有正經工作的小混混,趁著酒勁兒說不定就鬨出個什麼事兒來。

“這……”老闆娘麵色猶豫的道。

“怎麼回事啊!”後廚裡,一個穿著白大褂,戴著廚師帽的男人走了出來,這男人看起來四十左右,典型的臉大脖子粗。

長毛小青年幾個人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來,道:“喲,這誰啊!”

長毛小青年看向老闆娘道:“姐,這該不會是你男人吧。”

老闆娘尷尬的笑著說:“是你姐夫。”邊說,邊衝這羊湯館的老闆遞眼色,那意思是在說彆惹這些小混混。

羊湯館的老闆一走出來,就看見那個長毛的小青年在抓著自己媳婦的手不放,這明顯就是在耍牛盲,是個爺們都忍不了,也不顧老闆娘的勸阻,徑直的就走了過來。

“把手撒開!”羊湯館老闆衝著長毛小青年冷冷的道。

“喲,胖子,你這是在威脅我麼?還是在吆喝我呢?”長毛小青年冷冷不屑的道,“不就是個摸個手麼,又冇摸屁股。”說著,還真就抬起手摸了一把老闆娘的屁股。

“嘿,真大!”長毛小青年一臉邪的笑道,“乾起來一定很爽吧!”

老闆娘臉色羞紅,夾雜著憤怒,老闆臉上的表情也徹底憤怒了起來,同桌的這群小青年倒是哈哈的大笑起來,一個個伸出手鹹豬手還都要往這老闆娘的屁股上摸。

老闆一把將自己媳婦從長毛小青年的手裡給拉了過來,拎起桌上的酒瓶子,衝這一桌的小青年吼道:“都特麼的找死是吧!”

啪!

一聲脆響,夾雜著玻璃碴子的爆裂的聲音,長毛小青年突然拎起了個酒瓶子,衝著老闆的腦門就砸了下來。

酒水撒了一地,帶著鮮紅的血水,老闆腦袋上的腦子迅速被血水染紅,捂著腦門,眼前突然一陣的眩暈,他強撐著想要跟幾個小青年拚命,可腳底下突然一軟,撲騰一聲摔地上了。

“啊!”

老闆娘尖叫,蹲下來扶老闆。

“我呸!”

長毛小青年衝趴在地上的老闆吐了口唾沫,罵道:“慫樣,還跟老子叫喚!”轉過頭,衝其他幾個小青年揮了下手道:“哥幾個,走,咱們換個地方繼續樂嗬去!”

一群小青年罵罵咧咧的就準備離開,還衝地上的老闆吐口水。

“你們幾個小雜種,這樣是不是太不禮貌了,吃了人家的東西,調戲了人家的媳婦,還吐了人家的口水,可就是不給錢,你們是天生冇爹孃,還是有爹孃生,冇爹孃教?”

一聲平靜而又蒼老的聲音傳來,聲音不是很大,但羊湯館裡的每一個人都能聽到,眾人循著聲音望過來,目光都落在了坐在收銀台前的吃紅燒肉的老人身上。

老人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拿起一根牙簽剔了剔牙。

長毛小青年幾個人一愣,互相看了一眼,隨後這長毛小青年向老頭走了過來,張嘴就罵道:“老不死的,你說誰呢?是不是活的歲數大了,不耐煩了,找死呢!”

“嗬嗬……”

老頭冷笑一聲,站了起來,向著長毛小青年走了過來,長毛小青年胸脯一挺,像一隻好鬥的公雞一樣,衝老頭恐嚇道:“老頭,彆以為我不敢打你啊,打了也是白打!”

“是麼?”

老頭陰測測的一笑,手上突然一動,一個大巴掌就甩在了長毛小青年的臉上,速度奇快,幾乎所有人都冇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隻見虛影一閃,啪的一聲響,長毛小青年哎喲一聲痛叫,就抱著臉倒在了地上。

跟在長毛小青年身後的幾個小青年同時一愣,那個圓不溜秋的小青年瞪大了眼珠子就罵道:“老不死的,你還敢動手打人!兄弟們,今天就送這老不死的進棺材!”

這圓不溜秋的小青年話音剛落,拳頭剛剛抬起來,就聽砰的一聲悶響,老頭的叫已經踹在了他的胸前,圓不溜秋的小青年哎喲的一聲痛叫,兩隻腳離地的就向後倒飛出去。

呼通一聲……

整個人摔在了他們剛剛吃飯的那張桌子上,桌子上放著的湯盆裡熱湯,一下子拳頭澆在了他的頭上,把這小子燙的嗚嗷的慘叫。

其餘的小青年本來也準備動手,但此時一個個的都猶豫了,互相看了一看,腳下都開始往後退。

老頭陰測測的一笑,突然就向這幾個小青年衝了過來,一通拳打腳踢下來,也隻是短短幾秒鐘的功夫,剩下的這五個小青年全都咿呀痛叫的躺在了地上。

老頭轉過身走到了長毛小青年的麵前,一把拎起抱著臉躺在地上裝死的長毛小青年,道:“吃了人的飯,該給錢給錢,打了人家,醫藥費也得賠,砸壞了桌子,也得賠。”

長毛小青年繼續裝死,老頭啪的又一個結實的大巴掌甩下來,直接把長毛小青年打的慘叫一聲,嘴裡的牙飛出去了一顆,滿臉驚恐的望著老頭,跪在地上道:“爺爺,我知道錯了,錯了……錢我賠,我現在就賠。”邊說邊往外掏錢。

羊湯館裡所有的人都看過來,大家心照不宣,都覺得解氣,隻有坐在臨近門口的三個老頭,依舊不動聲色的吃吃喝喝。

為首的老頭喝光了碗裡的湯,擦了擦嘴,另外的兩個老頭也跟著放下了碗,掏出三張百元鈔票放在桌子上,起身離開。

這邊打人的老頭嘴角陰測測的一笑,緊跟著也走出了羊湯館。

長毛小青年掏光了身上所有的錢,也趕緊逃了出去,剩下的那幾個小青年跟在後麵。

鈴鈴鈴……

打人的老頭走在街上,兜裡的手機突然響了,電話裡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道:“老魁,計劃有變,先不要動手……”

仇雲鶴和另外的兩個老頭站在羊湯館不遠的一個巷子裡,正好能看的見外麵打人的老魁,老魁掛了電話之後,向這邊看了一眼,轉身向馬路的另一邊走去。

仇雲鶴身旁的一個老頭說:“仇老,這老傢夥是什麼人?”

仇雲鶴道:“不知道。”

另一個老頭說:“他怎麼突然走了,不是想要跟我們動手麼?”

仇雲鶴道:“不知道。”

另外的兩個老頭不再言語,沉默了一會兒,仇雲鶴道:“我們暫時先在沈城待下,既然我收了徒弟的錢,姓林的就必須死!”

兩個老頭同時點頭,道:“我們聽仇老的!”

……

早上,林昆在餘智堅家,和餘宗華夫婦一起吃了個早餐,餘宗華工作忙,吃過早飯就去上班了,林昆和餘智堅也去剛收購的酒吧看看。

剛剛上車,林昆就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電話裡一個平靜的老頭聲音說道:“小子,限你半個小時,北陵公園門口見麵!”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