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因為是兄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因為是兄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當天晚上,劉剛就站在了家門,敲門——咚咚咚……

防盜門輕輕的打開,站在門口的劉小剛哭著了一聲:“爸爸!”一把就撲到了劉剛的懷裡,父子倆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媽媽呢?”

劉剛鬆開兒子問道,話音剛落,繫著個圍裙的耿月娥從廚房裡出來,手裡端著一盤剛燉好的魚,笑著說:“洗手準備吃飯吧,還有兩個菜,再稍等一會就能端上桌了。”

“老婆……”

劉剛神情錯愕的看著耿月娥,要不是她的雙眼還留下清晰的哭紅的痕跡,他真的會以為前段時間什麼都冇發生,一切都冇變。

“怎麼了?”耿月娥疑惑的看著他,旋即微微一笑,道:“我今天帶著小剛去靜瑤家了,靜瑤跟我說,就當你是出去用了趟尿壺,總不能因為用了尿壺,就把你給攆出去。”

“哦……”

劉剛笑了笑說:“這話真的是靜瑤說的?感覺有點不太像。”

耿月娥笑著說:“原話說的比較委婉,我記不住,反正就是這個意思。”

“那……你真的原諒我了?”劉剛笑著小心翼翼的問道。

耿月娥說:“那要看你以後的表現,你要是再出用尿壺,我和兒子就徹底的不要你了,你以後就抱著尿壺睡吧。”

劉剛嘿嘿的笑了起來,道:“老婆你放心,絕對不會再有下次了!”

耿月娥解下了圍裙,道:“要不,今天就罰你做法吧,還有兩個菜,都是我和兒子愛吃的,給你機會表現一下?”

“好!”

劉剛忙不迭的接過圍裙,鑽進了廚房,風風火火的乾了起來。

劉小剛眨巴眼睛,不解的看著耿月娥問:“媽媽,爸爸為什麼出去用尿壺啊,家裡不是有馬桶麼?”

“這個呀……”耿月娥想了想,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和孩子說。

“媽媽,我知道了!”劉小剛嘻嘻的笑著說:“因為爸爸淘氣。”

耿月娥微微的一愣,旋即被孩子的天真無邪逗的笑了起來,心裡卻是暗暗的默唸著:“靜瑤,謝謝你……”

夜裡,晚風透著一絲寒意。

萬國食府的大堂裡,熱熱鬨鬨的坐滿了人,在場的都是百鳳門的兄弟們,足足有好幾百人。

林昆端起說中的酒杯,對著眾人說:“這一杯酒,我林昆敬諸位兄弟,這一次咱們齊心協力,將中港市徹底的統一了!”

“好……”

“乾!”

“林老大威武!”

人群中一片喧鬨,氣氛鼎盛到了極點,現場百鳳門的各位骨乾都在,就連渾身上下纏著繃帶的狗哥也在。

這次慶功宴是臨時搞起來的,幾天來,中港市那些能站的上檯麵來的大小幫派全都分崩離析退出了中港市,餘下的一些街頭的小混混,一聽到百鳳門的大名,嚇的腿都哆嗦。

這對於百鳳門來說,是一次史詩般的勝利,所以蔣葉麗臨時準備了這麼一個慶功晚會,以此來犒勞一下眾兄弟的心。

知道林昆決定重新啟用劉剛,蔣葉麗冇有反對,倒是八指幾個人,對劉剛的成見頗大,喝酒的時候八指把林昆拉到了一邊,眼睛瞪著不遠處的劉剛,道:“昆子,你還敢用他?”

林昆笑著說:“都是兄弟,給一次機會,何況他也是被利用的。”

八指道:“我總覺得這小子不妥,當心他背叛你一次,還會有第二次。”

林昆笑著說:“八哥你放心,我心裡有把握。”

八指點了點頭道:“嗯,我相信你做的決定,不過醜話我還是要說在前麵,這小子如果再敢背叛你,我第一個殺了他!”

“嗯。”林昆笑著點了點頭,道:“走,咱們喝酒去!”

大廳裡推杯換盞,大傢夥紛紛的來敬林昆,不管是普通的小弟,還是在眾兄弟中間頗有名氣的小頭目,但凡是來敬酒的,林昆全都一口喝下。

這大廳裡足足幾百名小弟呢,大家都對林昆十分敬佩,都搶著來敬酒,這要是真的從頭到尾喝下來,估計得酒精中毒了。

蔣葉麗衝龍大相和餘智堅遞了個眼色,兩人趕緊走過去替林昆擋酒,結果冇幾個回合下來,兩人都有點喝高了。

不是他們的酒量太差,實在是兄弟們的情緒太高漲太凶猛了。

冇辦法,最終隻好蔣葉麗親自出馬,大家見蔣姐親自來擋酒,蔣姐是個女人且不說,又是剛剛的從鬼門關裡走回來,一群小弟們就是再熱情高漲也不能冇心冇肺的來灌她。

“兄弟們,你們的林老大是條英雄好漢,可你們幾百個人,真要是每人敬他一杯,等他喝完了之後,估計命都冇了!”

蔣葉麗舉起酒杯高喊道:“來兄弟們,姐替你們的林老大敬你們一杯,謝謝大家為百鳳門拋頭顱灑熱血,為百鳳門做出的貢獻,百鳳門不會虧待大家,獎金已經打到各位的卡上了!”

“好哦!”

“謝謝薑姐,謝謝林老大!”

“誓為百鳳門效忠!”

……

眾人的熱情再一次高漲起來,酒杯高高的舉起,而後一同一飲而儘。

林昆笑著對蔣葉麗說:“謝謝你啊,蔣姐,今天晚上我真要是一圈喝下來,彆說英雄狗熊了,命估計都冇了。”

蔣葉麗道:“那你剛纔還逞能喝。”

林昆咧嘴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不能不管我。”

蔣葉麗白了他一眼,道:“臭貧!”目光向旁邊的角落看了一眼,說:“去看看老薑吧,他好像有什麼心事。”

林昆循著蔣葉麗的目光看去,隻見薑夔生正坐在角落自顧的喝著悶酒,手裡拎著個酒瓶子,咕咚咕咚的硬往下灌。

薑夔生喜歡喝酒,可他很少一個人喝悶酒,而且像現在這麼喝酒的,林昆還真是冇見過。

“我過去看看。”

林昆向薑夔生走過去,順手從酒架子上拿起一瓶酒,手指稍稍用力的一撬,瓶蓋就飛了出去,坐到薑夔生的對麵,碰了一下薑夔生手裡的酒瓶子,說:“來,走一個!”

薑夔生笑了笑,說:“好,那就比比誰的快,輸的再罰一瓶。”

林昆道:“先等等!我不跟你賭,我已經喝了不少了,現在比我吃虧。”

薑夔生目光向旁邊指了一下,地上橫七豎八的有十多個空瓶子。

林昆看了一眼,說:“好吧,那我今天就捨命陪君子,跟你這酒癡比一回。”

薑夔生眸光閃爍,戰意高昂,道:“好!早就想和你小子比了!”

兩人拎起酒瓶子,仰起頭,咕咚咕咚的就喝了起來,瓶子裡的酒水迅速下降,半分鐘的功夫,一瓶酒就已經下肚了。

鐺!

兩人幾乎同時酒瓶子給摁在了桌上,各自喘了一口氣看對方。

林昆咧嘴笑了一下,道:“這算誰贏啊?”

薑夔生道:“算平手。”

林昆道:“那怎麼辦?”

薑夔生道:“再喝!”

林昆道:“好,今天我非把你這個酒癡給喝服了不可!”

鐺!

酒瓶子碰了一下,兩人仰起頭又喝了起來,同樣不到半分鐘的功夫,兩人還是打了個平手,接下來第三瓶,第四瓶,第五瓶……

當第五瓶喝到一半的時候,兩人都忍不住了,放下了酒瓶子捂著嘴就往衛生間的方向跑去,肚子本來就那麼大,這五瓶酒下去,就是氣球也要撐爆了,兩人趴在衛生間的水槽邊上,哇哇的吐了起來。

吐的差不多了,林昆洗了一把臉,靠著水槽站了起來,掏出根菸衝薑夔生遞了過去,薑夔生接過煙叼在嘴裡,林昆替他點著,然後自己又點了一根。

林昆深吸一口,吐出一團白煙,道:“因為什麼事?”

薑夔生道:“不想說。”

林昆側過臉看著他,說:“還是不是兄弟了?”

薑夔生也側過臉看向林昆,道:“就因為是兄弟纔不想說。”

林昆笑了笑說:“你不說我也知道,是因為女人吧?”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