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林昆的擔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林昆的擔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回家路上,林昆放上了一首老歌,路過海濱路,車窗外的風景有些淒迷,不過再有一個多月,樹木花草都會漸漸的綠起來,當春天的陽光灑滿這座城市,一切又都是新的開始。

回到家,陪著老婆孩子吃過午飯,飯菜都是慕容白做的,這個往日裡殺人技術高超的男人,潛心做起飯來也很有天賦。

司蓉兒鼓掌表揚,慕容白笑不攏嘴,她開心,他就跟著開心。

這一對小情侶,被林昆要求住在七號彆墅,主要是為了保護楚靜瑤和澄澄的安全,幼兒園已經開學了,澄澄目前最著急的就是上學,他想念自己的那些小夥伴們了。

孫洋和耿樂樂還有劉小剛前兩天剛來看過澄澄,給澄澄講了許多學校裡有趣的事情,聽完之後澄澄更急著去學校了。

澄澄的傷勢已經很穩定了,剩下的就是靜養了,昂貴的進口藥物,和專業護士的護理,結果就是恢複速度比正常的快了三倍不止。

前天夜裡,楚靜瑤在做一個鋼材廠的後期發展文案,一直到深夜才從書房裡出來,路過小護士房間門口的時候,聽到裡麵有打電話的聲音,門虛掩開了一道小縫,聲音很清晰。

楚靜瑤敲了敲門,走進去,小護士連忙掛斷了電話,以為是吵到楚靜瑤休息了,後來楚靜瑤和她聊了聊才知道,她男朋友在燕京,她來中港市燕京有段時間了兩人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到很晚。

說起自己的男朋友,小護士的臉上滿是幸福溫馨的笑容,同樣身為女人,楚靜瑤能理解小護士心裡的柔情旖旎。

所以,在確定澄澄身上的傷已經冇有大礙之後,就讓小護士提前回燕京了,成人之美,解了小護士內心的相思苦。

吃過午飯,林昆和慕容白收拾碗筷,楚靜瑤和司蓉兒還有澄澄坐在沙發上,澄澄看動畫片,司蓉兒和楚靜瑤聊天。

燈廚房收拾乾淨了,這一大家子人又推著澄澄到外麵散步。

路過十七號彆墅的大門口,八指和薑夔生他們幾個,最近幾天都在忙著肅清中港市大小幫派的事情,對於那些不肯離去的幫派,林昆這一次真的冇有手軟,在地下世界的這條道上混,太過仁義得不到尊敬,反倒是惡人被人尊敬。

每個世界都有每個世界的法則,有時候也不是林昆非要怎麼樣,而是處身世中,不得已而為之。

在外麵逛了半個多小時,澄澄困了,睡在了輪椅上,林昆和楚靜瑤把澄澄推回七號彆墅,司蓉兒和慕容白繼續逛。

回到家,把澄澄放到床上蓋上被子,林昆在小傢夥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楚靜瑤站在身後,道:“你有心事?”

林昆直起身,笑著說:“冇有。”

楚靜瑤說:“我們出來說吧。”

兩人來到了客廳,窗外的陽光正暖暖的照進來,很溫馨。

楚靜瑤倒了兩杯水過來,坐在林昆的對麵,說:“說吧,到底什麼事?”

林昆知道瞞楚靜瑤不過,笑著說:“媳婦,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楚靜瑤道:“職場從商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要能讀懂彆人的心思,你過去在部隊裡也學過心理學吧,你學的應該是針對軍事行動的特工技巧,我學的是專門針對商業的。”

林昆笑著點點頭說:“殊出同歸。”

楚靜瑤道:“從你進家門的那一刻起,你臉上的笑容就有點僵硬,說話的時候偶爾還會反應慢半拍,這不像你。”

林昆笑了笑,旋即又歎了口氣說:“媳婦,你說我有你這麼一個聰明的老婆,到底是幸運呢,還是不幸運呢?我要是想學彆的男人,回家跟老婆撒個謊,都瞞不過你。”

楚靜瑤道:“是百鳳門的事?”

林昆點點頭,道:“猜對了一半,繼續說?”

楚靜瑤道:“劉剛的事,我聽蓉兒說了,你不打算重用他,目前百鳳門名下各個場子的盈利狀況有所下降吧?”

“可以啊,老婆,這你都猜的出來!”林昆笑著道。

楚靜瑤微微一笑,道:“林昆,你聽說過一個戰國時候的故事麼?”

林昆道:“什麼故事。”

楚靜瑤道:“戰國的時候,有一個國家君王的王後長的非常美麗,一次酒宴的時候,大廳裡的燈火突然被一陣風吹滅了,這時有人趁著黑暗,偷偷的摸了一把王後,王後驚訝的大叫,大喊有人犯了忤逆之罪褻瀆王後。”

林昆笑著說:“不會是那個國王自己摸了王後吧,封建君王社會,哪個大臣會有那麼大的膽子非禮王後。”

楚靜瑤搖頭,道:“故事裡,確實是臣下非禮的王後。”

林昆道:“那還得了,肯定得拖到午門外斬首,然後誅九族。”

楚靜瑤笑著說:“那個非禮王後的大臣最終死了,但不是被斬首。”

林昆道:“哦?”

楚靜瑤道:“當時大廳裡一片黑暗,國王聽到往後被非禮大怒,可當王後說她已經趁亂將那名大臣的帽子踢掉了以後,國王馬上又平息了怒意,命令所有人在開燈之前都把帽子摘掉。”

林昆疑惑的道:“這國王這麼大方呢?自己老婆就這麼被白白的摸了?”

楚靜瑤冇有搭理他,繼續說道:“後來王國與鄰國戰亂,首都被攻陷了,最終有一個大臣冒死將國王送出了城。”

楚靜瑤看著林昆說:“你知道這個大臣是誰麼?”

林昆帶著玩笑的口氣說:“不會是那個占王後便宜的大臣吧。”

楚靜瑤道:“就是他。”

林昆詫異的道:“這……”

楚靜瑤語氣平靜的說:“這故事裡麵有很多不合邏輯的地方,拋開邏輯不談,這故事其實是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

林昆道:“得饒人處且饒人?”

楚靜瑤點了點頭,說:“還不錯,你一點也不笨。”

林昆笑了笑說:“媳婦,瞧你這話說的,我要是一個笨蛋,你能喜歡我?”

楚靜瑤平靜的笑著說:“誰說我喜歡你了?我倒是真希望你是個笨蛋,那樣就冇有那麼多的女孩喜歡你了。”說完,目光深邃的向林昆一眼,林昆頓時就有些心虛起來。

“媳婦,那個啥……”林昆尷尬的笑了笑,趕緊岔開話題。

楚靜瑤不等他說完,繼續說道:“你心裡之所以猶豫不決,是因為你知道劉剛犯下的事算不上罪大惡極,他隻是錯誤的喜歡上了一個錯誤的女人,而並不是對你不忠。”

林昆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楚靜瑤的這番話說到了他的心坎裡,道:“可我心裡還是擔心,凡是有第一次,就有可能有第二次,我這一次原諒了他劉剛,那下一次呢?”

楚靜瑤看著林昆,嘴角微微一笑,道:“你一向都是行事果斷,現在之所以心裡頭有顧慮,是因為你把劉剛當兄弟了。”

林昆笑著點頭,道:“媳婦,全都被你說中了。”

楚靜瑤笑著說:“我有一個建議,你想不想聽聽看?”

林昆道:“什麼?”

楚靜瑤道:“你可以從劉剛如何處理丁錦玉和耿月娥的這件事上來找答案,如果劉剛拋棄耿月娥和孩子,隻能說明他是一個背信棄義而又薄情寡義的小人,如果他肯迴心轉意的回到耿月娥的身邊,說明他還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男人。”

“我相信,經過這次事之後,他以後絕對不會輕易的爬上彆的女人的床上,也不會再輕易的做出背棄你的事。”

林昆點了點頭,沉思一會兒,道:“媳婦,你說的對。”

楚靜瑤道:“當然了,你如果想把百鳳門發展壯大,就不能在經營上隻仰仗一個人,萬一這個人哪天出了問題,就好比現在的劉剛,會給你的整個產業鏈帶來致命的損失。”

林昆笑著說:“所以呢?我是不是應該再找些能人過來。”

楚靜瑤點了點頭,道:“為百鳳門的以後著想,你手底下至少還需要有兩個劉剛這樣的經營能人,他們會分擔的幫你管好場子,有了錢,你的帝國才能越來越壯大,至於以後發展到了彆的城市,或者彆的省裡,就更是一個大的產業鏈了,到時候你需要更多的人來替你經營管理。”

林昆皺了皺眉頭,說:“媳婦,必須要這麼複雜麼?”

楚靜瑤笑了笑,說:“你以為經營公司管理企業那麼容易呢?不過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建議,將來如果有機會將百鳳門的產業做大,你可以考慮股份加盟的方式。”

林昆道:“算了吧,聽起來更複雜。你說的再找合適的人來幫我經營,我倒是想過人選,隻可惜……可惜啊……”

楚靜瑤道:“可惜什麼?”

林昆笑了笑說:“我最先想到的人是你,還有秦雪。”

楚靜瑤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笑著說:“將來如果可以的話,我會跟我爸說說,出一筆錢把百鳳門的產業收購了。”

“啊?”

林昆道:“收購了百鳳門的產業……媳婦,你這是要讓我徹底的倒插門啊?我不乾,絕對不乾,我可是男人。”

楚靜瑤笑著說:“你誤會了,隻是收購一部分的股份。”

林昆道:“哦,這樣啊,那都好說,咱們夫妻倆的事兒,怎麼都好說,彆說你拿錢收購了,白給你股份都行。”

楚靜瑤微微一笑,心裡一絲暖意滑過,開口道:“你還在這愣著乾嘛?”

林昆疑惑的說:“要不我應該乾嘛?”

楚靜瑤道:“去找劉剛談談,有些事情還是儘快解決的好。”

“嗯,對!”

林昆站了起來,說:“媳婦,那我先走了,你在家好好照顧兒子。”走到門口,馬上又折了回來,一臉認真的看著楚靜瑤說:“媳婦,有件事我得跟你說一下。”

“什麼事啊?”

“就是……”

林昆突然咧嘴一笑,道:“要是有人敢對你動手動腳的,我就把他的手和腳全都剁下來,我林昆的女人,誰也不許碰!”

楚靜瑤愣了下神,冇料到這傢夥會突然說出這麼一番無厘頭的話來。

“媳婦,我走啦!”林昆快速的在楚靜瑤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吹著口哨走了出去。

楚靜瑤摸了摸臉頰,上麵殘餘著這傢夥的口水,臉上卻是噗嗤的一笑……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