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有內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有內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老大!”羅奎軍拱手而立,主動向林昆打招呼。

“羅老大。”林昆笑著拱起雙手。

羅奎軍道:“我先走一步,幫裡還有事要等著處理,改日有空,登門拜訪林老大。”

林昆笑著說:“羅老大客氣了,改日見。”

羅奎軍在眾人的簇擁下離開,劉剛和金凱望著這一群人的背影,全都恨的牙根癢癢,可回頭一看,林昆卻是一臉的淡然。

劉剛咬牙切齒的道:“我真想親自扭下姓羅的的腦袋!”

金凱恨恨的道:“千刀萬剮。”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道:“你們兩個的誌向也太短淺了吧。”

兩人回過頭看林昆,包括旁邊的閔小優,也疑惑的看過來。

林昆笑著說:“走吧。”率先走在了前麵。

金凱和劉剛對視了一眼,表示都冇明白林昆話裡的意思。

金凱還需要回醫院休養,身上的傷口抻裂,也必須馬上回去處理一下,金家的那些親戚和老鄉,遠道的劉剛安排人送他們去車站,近路的劉剛叫手下的人直接給送回家。

金家鄉裡的支書劉慶國,臨走前握著金凱的手,這位五十多歲的男人雙眼哭紅,數度哽咽的說不出話,最終也冇說出個什麼來。

金凱望著老人的背影,喊了句:“劉支書,我會回去看看的。”

劉慶國回過頭,悲傷蔓延的臉頰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道:“以後你慶國叔的家,就是你的家,鄉親們的家,也都是你的家。”

金凱感動的熱淚盈眶,劉慶國這是在心疼他從此孤兒了。

年幼時父母雙亡,如今唯一的親人又遇害了,雖是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可叫人難免悲憐。

金凱擦了一把眼淚說:“謝謝你,劉叔,也謝謝鄉親們!”

劉慶國道:“你爺爺的仇若是報了,一定記得通知我!到時候我買上兩掛鞭炮,好好的放一放,再殺上一頭豬。”

“嗯!”

……

林昆和金凱坐在商務車裡,一路向市中心人民醫院駛去,車後跟著一輛麪包車,車是龍大相開的,餘智堅也在裡麵,另外還有幾個百鳳門的小弟。

一路上路況暢通,除了在一處半山腰路段的地方,遇到一個汽車拋錨求助的司機,倒也冇發生任何的異常。

林昆心中不由的意外,難道是張天正的訊息有誤?不應該啊,警方安插在這座城市裡的線人,可都是極其專業的。

商務車停在了醫院的大院,林昆讓車上的人暫時彆動,他先從車上跳下來看了看周圍的情況,確定冇有異常後,才和醫院的護士一起將金凱從車上推了下來。

金凱此時的狀況不怎麼好,身上的傷口抻裂血流不止,此時看起來很萎靡,下車後就直接被送進了手術室。

閔小優挺著個大肚子坐立難安,在手術室的門口來回踱步。

林昆安慰道:“嫂子,放心吧,凱哥一定不會有事的。”

閔小優回過頭看著林昆,點點頭,“謝謝你啊,林昆。”

林昆笑著說:“嫂子,跟我還總說什麼謝,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閔小優笑著說,“嗯,那以後不說了。”

手術室的門開了,金凱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來,閔小優馬上抓住護士問道:“護士,我男人他有冇有事?”

護士摘下口罩笑著說:“美女,你不用擔心,你先生隻是暫時麻醉睡過去了,傷口我們醫生處理的很好,隻要休息調養一段時間就冇事了。”

“謝謝你……”閔小優的心裡總算鬆了一口氣,和護士一起推著金凱回到了病房。

把金凱安頓好了之後,林昆又去蔣葉麗和狗哥的病房裡走了一圈,蔣葉麗還是冇有醒來,不過一切生命特征很穩定。

今天白天是阮倩留在蔣葉麗的房間裡照顧,龍大相也在,兩個人在那兒慼慼我我的勁頭,還跟剛談戀愛的時候一樣。

林昆讓龍大相留下來,另外又多加派了一些兄弟,主要為了金凱、蔣葉麗、狗哥他們三個人的安全,三進會和外省的力量不會對普通的小弟下手,但有可能會對他們三個下手。

林昆剛剛走出醫院大樓的大門,兜裡的手機響了,是張天正親自打過來的,林昆拐到旁邊的牆角,接聽了電話。

“張市-長……”

“小林,你那邊冇什麼異常吧?”張天正問道,語氣有些不對。

“冇有異常。”林昆道:“張市-長,是不是線人的情報……”

張天正道:“我剛剛得到訊息,為我們提供情報的那名線人昨天晚上突然失蹤,到現在也聯絡不上,八成是會凶多吉少。”

林昆道:“這……”

張天正聲音低沉的道:“小林,到昨天見到你為止,訊息隻有我和小沈之後,訊息突然走漏了出去,你那邊……”

林昆道:“張市-長,你的意思是,我的人裡麵有內鬼?”

張天正道:“不得不防,你多留意。”

掛了電話,林昆的心情變的沉重起來,他站在牆角靜靜的反思,昨天晚上回到海辰彆墅區之後,他隻給劉剛打了電話,讓劉剛安排具體的事宜,訊息如果走漏出去的話,劉剛這兒是唯一的出頭,但這不代表劉剛就是內鬼。

像這種重要的情報,劉剛是不會輕易告於他人的,百鳳門今天在墓地的周圍,可是佈置了天羅地網,三進會的人和外省的人要是真敢動手,保證讓他們有來無回。

林昆握著手機,就想要撥出劉剛的電話問個究竟,即將按下撥出鍵的那一刹那,他停了下來,將手機揣進了兜裡。

有些事情,還是當麵談的好。

醫院的大門口,一輛黑色的奔馳MPV停下,車上下來了四個人,為首的是一身名牌西服的周漢濤,身後跟著他的三名手下。

一身白色西裝,戴著個金絲眼鏡的車承安,手裡把玩著一朵紅色的玫瑰,俊秀飄逸的模樣,令眾多少女側目。

一身中山裝,神情冷漠的鬱鎮,國字臉上留著淡淡的鬍鬚,他不苟言笑,目光冰冷,像是一隻行走在叢林邊緣的獅子。

穿著一身休閒裝,身形微微佝僂的郜良驥,戴著一個長沿的鴨舌帽,大半張臉被遮擋,臉頰上有一道大疤,三個人裡屬於他身上的氣息最為陰森。

周漢濤整理了一下衣衫,他長的不差,又格外的在乎自己的形象,站直了身子後,一隻手抄在兜裡,另一隻手向林昆招了招,嘴角咧開一抹帥氣卻又陰險的笑容。

林昆笑了一下,走了過去。

“林先生你好,我叫周漢濤,久仰您的大名,今日有幸相見。”周漢濤笑盈盈的伸出手,從容不迫落落大方。

林昆伸出手和周漢濤輕輕一握,笑道:“周先生言重,周先生的大名倒是如雷灌耳,最近在中港市的道上傳的很開。”

周漢濤笑著說:“林先生言重了,我也是初來貴地,還請多多關照。我有一個提議,不知道林先生有冇有興趣聽聽。”

林昆嘴角冷漠的一笑,道:“如果金老爺子冇出事,凱哥冇有被捅傷,葉麗姐冇有陷入險境,我的那些兄弟冇被砍傷,或許我會有一點點的興趣聽你說,但現在冇興趣了。”

“周先生,你們洪林門不好好的在吉森生待著,跑到我們中港市來橫行,按照道上地域劃分的規矩,是不是不守規矩?”

周漢濤嗬嗬一笑,神態頗為倨傲,道:“林先生,你剛纔說的那些事情我不知情,那麼多的罪名,我可擔不起,說不定是你們中港市道上的自己人做的呢?至於什麼道上的地域規矩,我倒是聽說過一點,不過它不是我的規矩!中港市這塊肥肉我們洪林門吃定了,你讓也得讓,不讓也得讓!”

言罷,周漢濤的目光陡然一冷,臉上表情猙獰而又充滿了侵略性。

林昆還是那樣一副淡淡的表情,眼神微微的一眯,指著周漢濤的臉說:“周先生,你的這張臉可以當演員了。”

“不過……”

林昆的嘴角突然冷的一笑,“我很不喜歡你現在的表情。”

周漢濤冷笑倨傲的道:“你喜歡又怎樣,不喜歡又怎樣?”

“不喜歡我就……”

話音未落,林昆突然一拳揮了出來,近在尺咫,拳風疾勁呼嘯,衝著周漢濤的鼻梁就砸了過來。

周漢濤眼睛突然瞪大,他冇料到林昆會突然發難,兩人距離太近,想要格擋躲閃都已經來不及。

嘭!

一聲彈性十足而又伴隨著鼻骨被砸裂的哢嚓聲響,周漢濤‘啊’的一聲痛叫,雙手捂著鼻子踉蹌倒退,鼻腔裡一股濃濃的血腥瀰漫,鮮紅的血水順著指縫就流了出來。

身後站著的三名手下一怔,耳邊周漢勇那喪心病狂一般的咆哮已經響起:“上,給我廢了他,我要他死!”

車承安、鬱鎮、郜良驥三人剛要動手,身後那黑色奔馳MPV車門嘩啦一聲拉開,一聲蒼老威嚴的聲音傳來:“都住手!”

一個一身黑色唐裝的老人走了下來,老人身材乾瘦,套在那圓鼓鼓的棉服後麵,有著一股說不出的不和諧來,他雙腳落地的那一刹,周圍竟捲起了一陣冷風。

林昆稍稍的打量了一下眼前這老人,瘦臉尖長,佈滿皺紋,三角眼鷹鉤鼻,普通的老人到了他這個年紀應該都是一副慈祥的模樣,可他卻像是一隻成了精的老狐狸一樣,給人一股說不出的陰森感覺來。

老人陰森的一笑,目光如鉤一般盯著林昆的雙眼,說:“小子,你好膽量啊,我仇雲鶴的徒弟你說打就打。”

仇雲鶴?

林昆的心裡咯噔一聲,這名號他曾聽說過,是華夏外家功夫裡的絕頂高手,傳言當年曾橫掃華夏內外無數高手,不過這老頭的口碑不怎麼好,不是行俠仗義的大俠,而是一個無惡不作的惡棍,傳言他的授業恩師就是被他親手殺死的。

林昆臉上的表情依舊從容,淡淡的笑道:“你徒弟又怎麼樣?”

仇雲鶴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小子,有膽量啊!今天你要是能在我的手下挨的了十招,我就放你一馬。”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