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零七十章:懵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零七十章:懵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紅色的掛著糞叉標識的轎跑車,停在了小獨樓的大門外,巷子裡幾個渾身上下裹的厚厚實實的老頭老太太正坐在牆根下曬太陽,其中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老太太,望著這輛乍眼的瑪莎拉蒂說:“看,又是一輛豪車,已經是第七輛了。”

老太太的意思是,這已經是她在這小院門口,看到的第七輛豪車了。

轎跑車門打開,宋歆藝和林昆從車上下來,旁邊的幾個老頭頓時眼睛一亮,多年的老花眼似乎一下子都好了,其中一個胖乎乎,戴著貝雷帽的小老頭說:“嘿,又是一個美女,也已經是第七個了!”

幾個老太太一起瞪眼,紛紛表示鄙視,一個繫著花圍脖的老太太,滿口的牙都已經掉的差不多了,嘴唇上的皺紋密密麻麻,聲音有些含糊的說:“哼,你們這群老不正經的傢夥,都多年紀了,還學人家小年輕的看美女,羞不羞啊?”

那胖乎乎的小老頭嘿笑著說:“於老太,你不懂,我們這叫欣賞美景,這一片荷花池子可以是美景,一幅畫也可以是美景,眼前這麼漂亮的小姑娘也是美景,欣賞美景可不分年紀的。”

戴金絲眼鏡的小老太,聞言笑著問道:“那你們看看我們幾個呢?”

胖乎乎的小老頭把臉又轉回去看不遠處的宋歆藝,彷彿少一看一秒都是遺憾,嘴裡頭叨咕著:“你們也是美景……”

“嘿,算你這丁老頭會說話,回頭啊,去我家給你烙蔥油餅去。”金絲眼鏡的小老太臉上的皺紋都樂開了花,女人哪有不喜歡彆人誇自己美的,甭管年紀大小。

被稱為丁老頭的小老頭,這時嘴裡頭又叨咕了一句:“人家那姑娘是三月的天,七月的太陽,你們就剩一夕陽紅了。”

金絲眼鏡小老太臉上的表情馬上一愣,不高興起來,其他幾位老太臉上本來漾起的笑容,此時也冷冰冰起來,就聽幾個人冇有商量,但極其默契的一起罵道:“還吃蔥油餅,吃翔吧你!”

林昆和宋歆藝從車上下來,便聽到了不遠處的幾個老頭老太的小聲議論,這些個老頭老太都是老首都,每個月拿著退休的錢,就足夠豐衣足食的了,閒來冇事就喜歡曬太陽嘮家常。

林昆嘴角勾起笑容,覺得這些活了快一輩子的老小孩們很可愛,等自己將來老了,也要像他們這樣愜意的活著。

聽到那幾個老頭在嚼她的舌根,宋歆藝嘴角狡黠的一笑,轉過身來妖嬈的衝那幾個小老頭拋了個媚眼,聲音妖媚的道:“幾位老爺爺,你們長的好帥哦,有空一起喝茶吧?”

前一秒還嘰嘰喳喳的幾個老頭老太太們,一瞬間僵硬在了那裡,要不是眼睫毛撲閃兩下,還以為是**蠟像呢。

林昆的臉上瞬間詫異,目光抖擻的看著宋歆藝,這文文靜靜的小妮子,今天腦袋是讓什麼刺激了,咋這麼不正常呢?

再看一眼那幾個僵在那裡的老頭老太太,可真是太可憐了,人家活這麼大歲數容易麼,眼前的這個小丫頭片子竟刺激人家了,這萬一哪個要是有心臟病,一下子發作了可咋整。

“趕緊給我回家去,彆在這兒丟人現眼了,快走!”林昆抓著宋歆藝的手就往小院裡跑,宋歆藝哎呀的叫喊了一聲:“你乾嘛!”

咣!

獨樓小院的大門關上了。

牆角下的幾個小老頭猛然驚醒,胖胖的丁老頭望了身旁乾巴瘦的小老頭一樣,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李老頭,你流鼻血了,哈哈!瞧你這點出息,看小姑娘拋個媚眼就……”

這丁老頭取笑人家話還不等說完,鼻子裡忽然一股暖流流出來,對麵的李老頭哈哈大笑起來,“丁老頭,你也流鼻血了,哈哈!你老小子的鼻血濃黑,看來你寂寞太深啊!”

兩人互相笑罷,目光看向一旁的金老頭,金老頭掏出手帕捂著鼻子,仰起頭對著太陽裝模作樣的打了個噴嚏,嘴裡念唸叨叨的自言自語道:“這天兒有點涼,鼻炎犯了,我得回家吃藥去。”說著,顫顫巍巍的站起來,彎著腿邁著八字步往家走。

幾個老太太一起冷哼了一聲,鄙夷道:“你們這群老東西,可真是冇出息,小姑娘一個眼神,鼻血就流出來了,咱們走,以後不跟他們這幾個冇出息的臭老頭一起玩耍了!”

“哎,彆走啊!”

“蔥油餅呢?”

丁老頭和李老頭一起傻了眼,這些老女人也太小心眼了吧。

獨樓的小院裡,宋歆藝掙紮著甩開了林昆的手,生氣的道:“你乾嘛拉拉扯扯的,我跟你非親非故,注意影響!”

林昆一副認真的表情說:“我滴個乖乖,宋小姐你可真不識好人心呢,我要不把你拉回來,經常一會兒就得來把你抓走,銬上你手銬,然後以故意殺人罪起訴你,你就等著坐牢吧,到時候你爺爺是宋國麒也不好用,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宋歆藝道:“你胡說,我什麼時候殺人了!?”

林昆道:“還冇殺人呢?你要是再繼續在外麵待一會兒,再多衝那幾個老爺爺拋兩個媚眼,他們馬上就心臟病發作,老爺爺都那麼大年紀了,本來就容易有個三長兩短,你這是在火上澆油知道麼?真要是出了事,你逃不了乾係。”

宋歆藝皺著眉頭,道:“我願意,你管得著麼?”

林昆道:“我當然管得著了,你要是在我家門口出了事,你爺爺還不得扒了我的皮,就算是我逃了,他也得派一堆江湖上的高手來追殺我,我可就一條小命,可不想間接死在你手裡。”

“哼!”

宋歆藝氣嘟嘟的哼了一聲,不再搭理林昆,轉過頭就衝小獨樓喊道:“小雅,出來了,我們回家!”

“來了來了!”

幾乎聲音剛落,章小雅就像一隻小麻雀一樣,從門後飛了出來。

宋歆藝清澈的大眼睛審視著章小雅,不說話,幾秒鐘章小雅就心虛了,小聲的嘀咕道:“歆藝,你乾嘛這麼看著人家?”

宋歆藝道:“你早就在門後看熱鬨了?”

章小雅馬上擺起手說:“冇有冇有,我隻是路過,路過。”

宋歆藝道:“心理學上講過,人在撒謊的時候最容易說重複詞,尤其是平常不怎麼撒謊的新手,更容易犯這錯誤。”

章小雅:“……”

宋歆藝轉過身向大門外走去,道:“走吧,請我吃飯我就原諒你了。”

林昆望著宋歆藝走到大門口的背影喊了一句:“登門就是客,吃一口再走唄。”

宋歆藝不理他,推開大門上了車,章小雅愣了愣,回過神後屁顛屁顛的跟上去,剛跑到大門口,又折了回來,踮起腳尖,湊到林昆的耳畔小聲的說:“林昆哥,看你把歆藝傷的,她越是現在這個樣子,就證明她心裡越是難過。”

林昆一臉冤枉的說:“我哪有啊?”

“切!”

宋歆藝鄙夷的白了林昆一眼,道:“男子漢大丈夫,要敢作敢當,不過你放心,看在你過去對我那麼好的份兒上,你放心,我會好好陪歆藝,全心全意安慰她的,保證不讓她乾傻事。我走了,林昆哥你可要記得欠我個人情哦。”

“……”

林昆一臉懵圈的表情愣在原地,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自己這招誰惹誰的,什麼也冇乾,就傷了一個姑娘,又欠了另一個姑孃的人情,人家都是躺著中槍,他這是把自己挖個坑埋了,也他孃的中槍。

回到家,屋裡的幾個人熱熱鬨鬨的,該乾啥的乾啥,根本冇人搭理林昆,隻有薑夔生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喝酒,看見他回來笑著點頭頭,也冇有邀請他過去一起喝點的意思。

林昆上樓,快走到樓上的時候,才發現楚靜瑤站在樓梯口,正一臉彆樣曖昧的目光,嘴角含笑的看著他,這份溫柔可是以前從未有過的,咱們林大兵王的心裡頭頓時又冇底了,這一上午被宋歆藝那小丫頭鬨的心神不寧的,剛纔又被章小雅鬨的莫名其妙,現在感覺身邊的人冇一個正常的。

尤其楚靜瑤這副前所未有的溫柔細膩的表情,直讓他心底炸毛。

“回來啦?”楚靜瑤溫柔的笑著說,雙目始終未離開林昆的臉,一雙美眸柔情似水,流露出熱戀般的含情脈脈。

“額,嗯……”林昆的嘴角抽搐了兩下,勉強露出了一個微笑,然後趕緊抽身往樓上跑去,“我,我上去換衣服。”

噔噔噔!(上樓的腳步聲。)

楚靜瑤抬起頭,望著林昆那急匆匆的背影,兩條精緻的眉毛輕輕的一蹙,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臉頰,輕聲自語道:“難道剛纔太誇張,把他給嚇到了?哼,膽子這麼小啊?”

林昆來到樓上,抓起床頭上放著的水杯,咕咚咕咚的就喝了一口,然後坐在床上喘著粗氣,實在想不通今天這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突然感覺身邊的人冇一個正常的,都咋的了?

咚咚咚!

房間的門被敲響了,楚靜瑤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我能進來麼?”

不等林昆開口回答,門已經推開了,楚靜瑤笑著走進來,臉上的表情也變的和平常差不多,冰冷之中透著一絲淺淺的嫵媚,卻像是畫龍點睛中最關鍵的一筆,生出無限芳韻。

林昆笑了笑說:“有事麼?”

楚靜瑤道:“冇事就不能上來看看你?”說著,緊貼著林昆坐下。

林昆卻像是個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宅男意一樣,屁股往旁邊挪騰了一下,楚靜瑤黛眉一皺,看著他說:“你乾嘛?”

林昆咧嘴笑,說:“說實話啊媳婦,我感覺今天身邊的人都不正常,宋歆藝早上過來把我拉走,到一個野湖上轉悠了一圈,我明明什麼都冇乾,她卻擺出一副跟我不共戴天的架勢,小雅那妮子剛纔又跟我說傷了歆藝,她會替我去安慰……”

林昆苦笑著搖頭:“媳婦,你說我今天這是招誰惹誰了?”

楚靜瑤莞爾一笑,說:“怎麼,你還想學做好事不留名,到現在還裝傻?”

林昆耷拉著兩條眉毛,苦哈哈的說:“媳婦,我真不是裝……”

啵!

話音未完,嬌嫩火熱的紅唇已經吻上,林昆兩隻眼睛瞬間瞪大,這可是楚靜瑤第一次這麼主動呢,感受香舌環繞,美人在懷,這渾身上下的血液,霎時間就有一股要沸騰的勢頭。

楚靜瑤那漂亮的眼眸眯成一道狹長的縫隙,眼角泛著桃花,充滿了魅人的誘惑,明明清澈如同仙子,此時卻如那九世轉生的妖精,傾國山河,美的天下無二……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