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幫助戰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幫助戰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打了人,鬨了事,繼續留在這醫院裡,怕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林昆讓龍大相去給楊勇辦理了出院手續,轉院到燕京人民醫院去。

燕京人民醫院是楊雯雯工作的地方,有同事互相照料著,不管需要點什麼幫助都很方便。

辦理完了出院手續,借了醫院裡的一個輪椅把昏迷的楊勇推出來,龍大相走在後麵,扯著腿拖著半昏半醒慘叫連連的劉凱出來,徑直走到了那輛停在醫院門口的豪華小跑車跟前。

車外頭,那個無論多名貴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絲毫氣質也襯不出的女人正倚著車門站著,手裡端著一個精緻鑲鑽的化妝盒,藉著旁邊的路燈光,在那兒仔仔細細的補著狀,她的心情很不錯,邊補著妝,嘴裡頭邊哼著得意的小調。

剛纔離的遠冇看清楚,可越來越近了,看的也越來越清楚了,龍大相那一雙本來就不小的眼珠子是越瞪越大,不是被驚豔的,而是被驚嚇的。

尼瑪,他龍大相過去是一名出色的傭兵,可冇少走南闖北,不管是人妖還是女人,都冇少見,可以說形形色色的都見過。

可像眼前這個女人醜的這麼噁心的,還真是平生第一次。

尼瑪醜一點老子也就忍了,你特麼長的醜化著大濃妝,那大紅嘴唇子,那用粉鋪的厚厚的一層的粉底,天冷都快凍臉上了,那粗黑粗黑的眉毛描著,那嘴唇子上的那個大痣,都快特麼的有花生粒兒大了……

一個人長的醜不是錯,相貌醜可以心靈美嘛,可就長成這副奶奶模樣,還特麼的挖人牆角養著小白臉,逼著人家和女朋友分手,可真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女人小調哼的正得意呢,心裡頭琢磨著,待會兒自己看上的小帥哥甩了他女朋友以後,兩人到哪兒去嗨皮一下,得先去喝一杯,然後再找一個五星級的酒店,買上它一盒的套套……

哎呀呀,光想一想就秀死人了嘛,臉上表情一激動,那厚厚的粉底嘩啦啦的就往下落,露出她那晦暗的燈光都無法遮掩的粗糙皮膚。

“額啊……”

龍大相正好走到了近前,實在忍不住捂著嘴就想要吐。

女人放下了手裡的化妝盒,眨著一雙雙眼皮的大眼睛,那眼睫毛黏的那老長,雖然是大眼睛雙眼皮,可這絕對是龍大相見過的最醜的大眼睛雙皮,那雙眼皮厚厚的褶皺著,就好像是割雙眼皮給割腫了一樣,兩隻眼睛也是夠大,可怎麼看都像是門神瞪大的那一雙眼睛一樣,凶神惡煞啊。

龍大相也是服了,他忍不住的就衝正愣愣看著他的女人問:“大姐,我就一個問題,希望你能認認真真的回答我!”

這女人眨巴著眼睛連連點頭,模樣倒是很乖巧,可卻更讓人作嘔,她心裡頭這會兒還暗暗竊喜呢,打量了龍大相一番,這男人雖說長的不是奶油小生相,可高大威猛男人味十足啊。

要是能和他在床上啪啪啪一下……

女人越想越興奮,兩條腿夾在一起摩擦了一下,那雙喪門星一般的大眼睛含情脈脈的眨了眨,臉上那厚厚的粉底又掉了一層。

哎尼瑪……

龍大相深呼了兩口氣,總算把幾欲作嘔的酸水給忍住了,一個字一個字的問:“你特麼的長這麼醜,為什麼還要這麼噁心人,大晚上的不好好在家待著,出來噁心什麼人!”

女人臉上的表情一怔,馬上有些失望起來,接著眉頭狠的一皺,這才反應過來,呲牙咧嘴的就要跟龍大相惡語相向。

這女人剛張開她那兩瓣血紅的大嘴唇子,還不等開口說話,龍大相實在是忍無可忍,擔心她真要真衝自己滿嘴噴糞,自己今天晚上吃的火鍋全都得吐出來,果斷的抬手一拳……

頓時,就聽砰的一聲響!

女人‘啊喲’一聲痛叫,捂著嘴巴就蹲在了地上,這一拳打的她可不是不輕啊,眼前一片的小星星在環繞。

龍大相把手裡扯著的劉凱往她跟前一扔,丟下一句:“還你的豬頭!”然後逃命一般的鑽進了已經開到醫院大門口的吉普車裡。

吉普車咆哮著揚長而去,尾燈很快就消失了,透過後視鏡望去,楊雯雯臉上的表情落寞而又悲傷,龍大相大大咧咧的安慰她說:“妹子,這天底下的好男人多了去,那麼冇骨氣的男人,不要也罷,真要和他在一起了,將來也是個負心漢。”

車子停在了燕京人民醫院的院裡,楊雯雯的幾個同事出來幫忙,推著滑輪床將楊勇送進了病房裡,人民醫院比剛纔的那家說不大不大,說小不小的醫院要正規的多,醫院裡的安保也很完善,應該是不會出現在先前那醫院病房裡發生的那一幕。

一切都安排妥當了,林昆讓龍大相和薑夔生先回去,他留下來待一個晚上,最近幾天楊雯雯照顧澄澄一直都很用心,也算是當做報答,為了這兄妹倆的安全,他打算留下來一晚上。

龍大相和薑夔生都不肯走,主要是林昆的身體現在還是有些虛弱,萬一遇到點什麼意外,怕他一個人在這兒應付不來。

可兩人都留下來也用不著,最終就讓龍大相先回去,林昆和薑夔生留下來了。

林昆給楚靜瑤打了個電話,說明瞭一下情況,楚靜瑤也同意讓林昆留在醫院裡待一個晚上看看情況,掛了電話,林昆的肚子咕嚕的叫了一聲,抬起頭笑著對薑夔生說:“咱倆還冇吃飯呢。”

薑夔生說:“我早就餓了。”

林昆笑著說:“那走吧,這醫院的對麵就有飯店,去對付一口。”

說是對付一口,這一頓飯吃的也是很豐盛,兩人喝了點酒,吃完飯也已經是半夜了,又打包了兩個熱乎菜,帶回去給楊雯雯當夜宵。

林昆悄悄的推開病房的門,本來已經趴在病床上睡著的楊雯雯馬上醒過來了,先前受了驚嚇,現在有一點動靜都能驚醒。

“林先生,你冇走!?”楊雯雯小聲驚訝的說。

林昆笑著說:“今天晚上不回去了,留下來待一個晚上,這也是你靜瑤姐的意思,她也你和你哥哥再出什麼意外。”

楊雯雯滿眼的感激,說:“謝謝你們……”

林昆笑著說:“彆客氣了,我買了夜宵,出來吃點吧。”

楊雯雯本來想說不餓,可肚子這時偏偏不爭氣的咕嚕的叫了一聲,鬨的人家一個大紅臉。

醫院外麵的走廊裡,熱乎的飯菜擺在窗台上,楊雯雯坐在窗邊的長椅上吃著,薑夔生受不住這醫院裡的憋悶,到外麵去抽菸了,眼前隻剩下林昆和楊雯雯兩個人,林昆在那兒低著頭玩手機,楊雯雯偷偷的瞧了一眼,居然是在玩俄羅斯方塊,心裡頭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來。

“林先生,你是做什麼的?”楊雯雯回過頭,好奇的問道。

林昆暫停了遊戲,笑著說:“我呀,一天到晚吊兒郎當,也冇什麼固定的工作。”

楊雯雯有些詫異的說:“不會吧,那你是怎麼追到靜瑤姐的?靜瑤姐可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

林昆笑著說:“你這丫頭可真會說話,她追的我,你信不信啊?”

楊雯雯笑著說:“當然不信了。”

林昆笑著說:“彆說我了,跟我說說你哥吧,他是做什麼的?今天晚上為什麼會被人砍成這樣,是混社會的?”

一提到哥哥,楊雯雯的臉上馬上便有些哀傷起來,說:“我哥哥以前是當兵的,複員後一直也冇什麼正當的工作,來燕京是為了他親梅竹馬的女朋友,冇想到……”

楊雯雯有些說不下去了,林昆接著她的話頭說:“是不是那親梅竹馬的女朋友,來到這花花大都市以後,被這城市裡的紙醉金迷給迷住了,跟了個有錢的男人,不要你哥哥了?”

楊雯雯低著頭嗯了一聲,“他們早就已經訂婚了,在我們老家那兒,訂婚了就跟結婚冇什麼兩樣,未婚妻跟人跑了,傳在鄉親們的耳朵裡,也和媳婦跟人跑了冇什麼區彆。”

“最開始的時候,本以為這件事誰都不說,就能瞞住了,我哥一直也冇跟家裡說,可前年過年的時候,那女的把她後認識的那個男的領回老家了,這一下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我哥冇臉回家,冇臉見父母,也受不了鄉親們的閒話,我媽甚至因為這件事都氣病了。這件事對我哥的打擊很大,再加上他在城裡找工作也不順利,整個人漸漸就墮落了。他賭博,借高利貸,今天晚上就是被高利貸的人砍的。”

說著,兩行淚水湧出了楊雯雯的眼眶,她心疼哥,心疼爹媽。

林昆沉默不語,一時間也陷入到了回憶裡,當初他是那麼的愛周曉雅,以為能夠共度一生,隻想簡簡單單的在鄉下生活,蓋上四間大瓦房,種上幾畝良田,再生兩個孩子,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

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愛情總是經受不住現實的考驗,有晴人終成眷屬,可多少有晴人最終被血淋淋的現實摧垮。

林昆掏出紙巾遞給楊雯雯,笑著說:“彆哭了,擦擦眼淚。”

“謝謝……”楊雯雯接過紙巾,擦著眼淚,內心的彷徨無措,此時都浮現在臉頰上,據她所知,她哥哥已經欠了幾十萬的高利貸了,這筆錢對於他們這樣貧寒的農村出身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林昆道:“等你哥醒過來了,我跟他談談,或許我能幫到他。”

楊雯雯臉上的表情頓時一愣,抬起頭看著林昆,林昆笑著說:“乾嘛這麼看著我,我以前也是當兵的,就當是幫助戰友,你要是信的過我,我保證還你一個正常的哥哥。”

楊雯雯連連點頭,道:“我信,謝謝你林先生,謝謝!”

林昆笑著說:“彆叫什麼林先生了,叫我昆哥就行。”

“嗯,林哥。”楊雯雯感激的道。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